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chapter11
    晚饭时间之前夏佐就去找过米苏公主,告知她明天将会有人接她回国,米苏一合计时间所剩无几,必须早做决断,遂邀请夏佐共进晚餐。

     名义上这是谢恩,于情于理夏佐都不好拒绝,米苏的国家和米亚帝国是友好国,夏佐毕竟是皇子,虽然执着于冒险者的生活,也并不能彻底摆脱身份的束缚。

     米苏作为公主,自然也联络到了伊那城自己国家的势力,请个晚餐没什么问题。

     伊那城是个普通城市,米苏约夏佐在最好的餐厅见面,她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在镜子前照了一遍又一遍,又握紧了那个装着从项坠里取出的药剂的小瓶子,深吸一口气前往约见地点。

     出门的时候碰到阿西尔,米苏本应该带着侍女的,但又担心这个诺西坏了她的计划,便冷哼一声独自去了。

     小黑摇摇尾巴,“主人不担心吗?”

     阿西尔奇道,“有什么可担心的?”

     小黑弓起背舔舔嘴唇,眯起眼睛陶醉道,“那个公主身上有催/情药剂的味道,好香,比锡瓦小镇那里的劣质品纯度高多了。”

     阿西尔一顿,“米苏是不是约了夏佐吃晚餐?”

     小黑胡乱地点头肯定,心思早就被那个高纯度药剂勾走了。

     阿西尔心想这个公主也不傻嘛,懂得主动争取不择手段的道理,夏佐真是艳福不浅,以前就知道他桃花多,就只含糊地提过没深入聊这个问题,没想到这么精彩。

     一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夏佐不晓得被多少背景板算计,差点“贞洁”不保,就觉得好笑。

     夏佐从十五岁就离开皇室的庇护独自闯荡,大风大浪见过多少,阿西尔不信米苏这点小把戏能把他怎么样,但是能看笑话的机会阿西尔是不会放过的,于是拎起小黑,“主人带你去弄点好吃的。”

     小黑意识到好吃的就是那个高纯度药剂,立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彩色的魔导石灯光,美味的食物,优美的环境,俊男美女,多么浪漫的场景,只是夏佐冷硬的面容有点破坏气氛。

     米苏公主暗暗着急,她把药剂放在了夏佐手边的红酒中,夏佐却碰都不碰,让她的计划如何施行?

     再一次将酒杯举起,对着夏佐劝道,“殿下为何不喝,莫不是瞧不起米苏?”

     夏佐皱眉,“如今我们带着一只魅魔,随时可能招惹魔族的麻烦,希望公主见谅。”

     米苏笑容一僵,勉强说道,“连我最心爱的侍女都应了殿下的意思放她自/由身,殿下却不肯陪我喝一杯吗?”

     夏佐想到诺西,神色柔和了许多,他私下请求米苏放了诺西,确实欠公主一个人情,只是一杯红酒而已,大概影响不大,便端起了酒杯。

     米苏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与此同时,阿西尔带着小黑也来了这家餐厅,然而包房有点多,药剂溶进酒中,距离又远,小黑也闻不出来到底在哪,只能说个大致的方向。

     阿西尔并不着急,一个个找过去。

     紧盯着夏佐把掺了药剂的红酒喝下,米苏暗暗吐出一口气,甜甜地笑着,“殿下感觉如何?”

     夏佐什么反应都没有,神色平静地吃完了剩下的食物,就打算告辞。

     米苏有些纳闷,可她总不能拦着夏佐说你明明喝了那么高浓度的催/情药剂,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感觉!

     又勉强拖话题聊了十几分钟,夏佐已经非常不耐烦了,米苏再不甘心也只好放人,心里暗骂那个给她找药剂的侍从,到底从哪弄来的假冒伪劣产品。

     阿西尔还没找到他们,夏佐就出来了,小黑眼尖,赶紧拿爪子扒拉了一下阿西尔的鞋,提醒他躲好。

     看他神色平静的样子不像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被米苏怎么样,阿西尔有些失望,果然不能对米苏抱有太高的期待。

     小黑特别好奇,抓心挠肝地绕着阿西尔转悠,“他肯定吃了我的药剂,身上全是那个味道!”

     阿西尔哦了一声,“但他没发情。”

     没见过人类发情也见过魔族发情,往往都是神智狂乱,眼珠血红恨不得见到棵树都要上去捅一捅。

     “怪胎,这么高浓度的药剂,一滴就能让人类被□□烧的灰都不剩,难道纯禁体还有抑制药剂效果的作用?”

     想来想去也就这个解释靠谱了。

     阿西尔倒觉得挺有趣,抱着研究的精神悄悄回去,打算半夜去探一探夏佐,看看是不是真的一点效果都没有,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以后也不用想着拿别的药剂对付夏佐了。

     阿西尔带着小黑离开后,他们刚刚躲的房间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穿着华丽法师袍的俊美男人站在那,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是我族的魂契。”

     另一个身形高挑的金发美女把他推到一边,“是不是陛下的?”

     男人皱眉,“不像,这个魂契太弱小了,陛下就算是在最衰弱的蜕变期,也不该这么弱小。”

     女人叹了口气,“陛下未免太任性,说走就走,他现在这么虚弱,要是遇到强大的猎魔人可怎么办?”

     两人默默无语,互相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夏佐从晚餐吃完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是很烦躁,静不下心来,胸腔里似乎燃着一团火,却无处喷发。

     他提着剑不停挥砍,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喘着气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胸膛起伏着,身体里的火却越烧越旺。

     月光给他裸/露在外的肌肤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的红光,沿着线条流畅充满力量的肌肉一路流泻。

     汗水浸透了他的衣服,夏佐却神思恍惚,眼前蓦然浮现诺西的脸庞,楚楚可怜的,温柔微笑的,他只觉得无论怎样都那么美好,然后顺理成章,且无可避免的,他,硬了。

     夏佐目光幽深,再傻也知道他还不至于饥渴到在脑海中想想诺西的模样就硬成这样。

     想来想去,大约就是那杯酒的问题了,米苏公主表现的很明显,不过以前也有像这样的,只是这位公主更大胆疯狂,居然直接给他下药,幸好夏佐禁魔体质对药剂抗性高,能延缓发作的时间,也不至于失了神智。

     夏佐弯腰从地上爬起来,姿势别扭地回屋洗澡,冷水洗过一遍,燥热丝毫没有缓解,可怜的皇子粗声喘息着,手向身下伸去。

     刚刚摸到那滚烫的东西,却听阿西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殿下你睡了吗,我有事跟你说。”

     夏佐手指一颤,阿西尔却根本没打算听他的回答,已经直接推门而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