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chapter17
    小黑幽绿的眼睛成了这里唯一的光源,它困惑地瞧了会那个突然坏掉的灯,默默地趴在一边也开始假寐。

     这个屋子的隔音真的不怎么样,它听力又很好,所以能轻易听到隔壁传来的一阵一阵咳嗽声,这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过了一个小时,有新的谈话声响起。

     老妇人的声音,“乖孙子啊,你去睡觉吧,这里你妈妈会照看的。”

     年轻男人低声回答道,“没事的,妈妈好几天没好好睡了,我不累。”

     老妇人似乎有些不高兴,“奶奶给你买了泽泽面包店的蛋糕,快去吃了睡,不然奶奶就在这陪你!”

     年轻男子拗不过她,脚步声和开关门的声音响起,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小黑抖了抖耳朵。

     四周却忽然安静下来,风声脚步声咳嗽声树叶的沙沙声全都消失不见,小黑全身的毛又炸了,它警觉地跳下地,弓身往阿西尔身边窜去,却仿佛撞到了无形的壁垒,疼的眼冒金星。

     这是魔域,小黑也有魔域,就是在锡瓦小镇困住阿西尔为了抢包裹的时候用的,但它的魔域就像障眼法,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现在碰到的魔域就不一样了,能化为实体,小黑不安地挠了下地面。

     阿西尔仍然以手支额睡得安稳,小黑只觉咽喉被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门被推开了,又被关上,身形伛偻的老妇人颤巍巍地走到阿西尔身边,干枯的手指伸向他的颈侧,闪着寒光的指甲眼看就要划破动脉,红色的眼睛透出贪婪嗜血的光彩。

     小黑发出无声的尖啸,不是它有多么衷心,对阿西尔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魂契的影响,若阿西尔死了,它也会死,小黑不想死,它太惜命了。

     老妇人被小黑打扰,阴测测地瞟过来,沙哑的声音好像拉不动的破风箱,“区区一个魅魔,也想跟我抢猎物吗,你以为这一路我没发现你的身份?不过是看这个娃娃漂亮,魅魔的淫/荡本性蠢蠢欲动了吧,等我吃完了,再把你送给大人享受。”

     无缘无故被淫/荡了的小黑嘴角渗出一丝绿色的液体,沾在黑色的毛上,试图通过契约唤醒熟睡的阿西尔,然而阿西尔毫无反应。

     老妇人,不,应该说食血魔满意了,继续进食的动作,不过今天注定不能成功,再一次被打断,这回是她的宝贝孙子。

     “奶奶,你把勺子放哪了?”

     食血魔一秒收起了利爪,脸上又挂回了慈爱的表情,嘴里应着,“奶奶来帮你拿。”

     说完又拿红光的眼珠子盯着小黑,警告道,“要是不想被献给大人,就看好这个猎物。”

     之后就乐颠颠地去帮孙子找勺子了。

     小黑苦逼地伸爪子挥挥,魔域果然没有消失,不由得怨念起来。

     堂堂一个魅魔,纯种的魔族,居然完全比不上那只半吊子食血魔,不过怎么会有这样的食血魔呢?

     食血魔严格来说是一种不完全的恶魔,原本是人类,与高等魔族签订血契后转化成一种半恶魔,与之签订契约的魔族越强大,食血魔的力量也就越强大。

     高等魔族吸食灵魂,食血魔吃血肉,是一种类似捕猎者和扫尾者的角色,抓到猎物后,最终什么都分配好吃的一干二净。

     这里居然有一只力量接近中阶魔族的食血魔,也就意味着它还有一个更强大的主人。

     不过会选择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妇人转化食血魔,也是很罕见的。

     小黑极其焦虑,它要真的跟普通魅魔一样只是盯上了一个猎物也就算了,少个猎物又不会死,可是死了主人当然就不行!

     被迫忠心耿耿的小黑心里苦,偏偏它现在根本无法接近阿西尔。

     阿西尔从老妇人进来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只是呼吸均匀仿佛睡得很熟,等老妇人伸出利爪的时候已经准备好至少三种对付食血魔方法,却没用上。

     老妇人被孙子的一柄勺子喊走了,阿西尔撑着额头闭着眼睛沉思,仍然对人类的亲人有拳拳爱护之心的食血魔,根本不符合转化规则的年迈人类,事情比想象的更有趣。

     他本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幸运亦或是不幸,这个老妇人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既然食血魔没有急着找死,阿西尔也不介意再等等。

     夏佐打开了迪卡思交给他的盒子,里面装着试魔石制作的炼金产品寻魔指针,能够感应魔气。

     顺着指针的方向,他们找到了白天阿西尔路过的藏着恶魔的店铺,黏腻的黑丝几乎爬满了整个店铺外围,偶有路过的人都觉得无比森寒,只是普通人的眼睛看不见这些魔气化成的黑丝罢了。

     夏佐沉心静气,一剑劈开了店铺的大门,无数狂舞的触手扑面而来,全都被他齐根斩断。

     触手恶魔发出一声诡厉的咆哮,显然没想到来者一个照面就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辅助的魔法也丝毫无效,意识到来的是个硬茬,触手恶魔立时打了退堂鼓,抛掉了大多数触手准备逃遁,夏佐却轻易将剑连根没入触手恶魔的要害处,将它死死钉在墙上。

     小黑忌惮不已的恶魔在夏佐手里没有撑过五分钟。

     触手恶魔铜铃大的恐怖眼睛流露出真切的恐惧,开始不停求饶。

     夏佐冷酷地缓缓转动剑柄在恶魔体内搅动,“你有没有抓一个带着变成黑猫的魅魔的少女?”

     魅魔这个特征太明显,触手恶魔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了,“有有有,他们白天从这里经过,我本来要抓那只魅魔,后来被一个食血魔抢先了。”

     夏佐顿了顿手里的动作,触手恶魔立时感觉好受许多,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是个老不死的食血魔,装腔作势骗了少女送她回家。”

     “它的家在哪?”

     触手恶魔抬起剩下的最后一根触手朝西边指了指,“我没有抓她,求您饶了我饶了我!”

     夏佐却激发了剑中蕴含的圣光,圣光将重伤的触手恶魔焚烧殆尽,红色的火光照亮了夏佐的面容,无情又冰冷,完全不是面对阿西尔的模样。

     “恶魔,本就不应存在。”

     迪卡思看到店铺里燃起的圣火,眸中忧虑,迎向出来的夏佐,“有线索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那个诺西已经死在了这只恶魔手里。

     夏佐要去西边的村庄,迪卡思道,“可是西边的村庄是那个祭司学徒的家,怎么可能会有恶魔?”

     众所周知,祭司,哪怕是学徒,都对恶魔有高度的敏感性,能够有祭司资质的人,都是天生能感应魔族存在的。

     食血魔会和祭司学徒和平共存吗?

     祭司学徒所在的村庄有些远,夏佐孤身前往迪卡思自然不放心,悄悄嘱咐自己的保护者先去暗中保护夏佐,结果被敏锐的夏佐发现摆脱了。

     西边有好几个村庄,夏佐顺着寻魔指针的方向找过去,路过第一个指针仍旧指向西方,第二个也是,直到过了第四个,指针才调转方向。

     那块刻着“恶魔人人得而诛之”的黑色石碑,还有圣殿的标识,对比指针的方向,显得无比讽刺。

     夏佐没有踏入这座村庄,此时天光已经破晓,深秋枯萎掉落的树叶铺满了村庄的入口,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

     乡下的村民起得早,很多户人家上空都已经飘起了炊烟,看起来就像所有再普通不过的村子。

     阿西尔等到窗口透进第一缕光线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食血魔走了之后他倒是睡得不错,醒来之后还算神采奕奕。

     相比较而言,小黑就惨了,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又是差点没命又是饱受威胁,整只猫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不唧唧的。

     得亏它是黑毛,不然估计能看到黑眼圈。

     阿西尔嘲笑它,“身为魔族,你这个心里素质真是给恶魔的名声丢脸。”

     他说的完全是实话,做魔王这么多年,真的没见过小黑这么神奇的恶魔,又蠢胆子又小,还死死扒拉着魔族的荣耀不肯撒手,色厉内茬也是没谁了,要不是今时不同往日,魔王陛下缺人手,小黑估计能被嫌弃死。

     小黑哇啦哇啦气的不行,使劲拿小爪子锤着魔域的壁垒,锤了一会才觉得不对,震惊道,“主人能看到我?”

     魔域相当于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外面的人一般是不能看到和与里面的人交流的,视觉里的基本都是幻觉,小黑这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昨晚光顾着害怕,居然忘记了,自己主人并不真的是个柔弱的人类少女,而是很可能变态程度远超食血魔的怪胎。

     小黑爪子僵了僵,深感自己的智商的确无可救药,不由吐血倒地。

     阿西尔懒得理它,关在这不惹麻烦也挺好,就自己出了房间,当做真的没看到小黑的样子。

     老妇人不在,厨房里有些碗盘碰撞的声响,阿西尔循声而去,见到一个高个子年轻人的背影在前后忙活,似乎是在准备早餐。

     年轻人端着盘子转身,就看到厨房门口的阿西尔,不由呆了呆,白皙的脸上弥漫了一层红晕,“你就是昨天送我奶奶回家的人吧,谢谢你,我做了早餐,吃一点吗?”

     阿西尔温柔一笑,颔首同意。

     早餐的主食是黑面包,阿西尔对食物不挑剔,倒没什么意见。

     年轻人却似乎有些局促,不时拿眼角的余光去瞥他,偶尔和阿西尔的目光相触,都会不知所措地低下头。

     看起来十分害羞。

     阿西尔一边吃面包,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果然有趣的很。

     年轻人身上有讨厌的淡淡的圣□□息,看来是个祭司学徒呢,祭司学徒的奶奶是个食血魔,两者共处一室,而且恶魔慈爱,祭司孝顺,多么和谐的世界。

     吃过早餐,阿西尔作出闲聊的样子和这个名叫卡罗的祭司学徒交谈,“卡罗祭司,你这么年轻就进了圣殿实在很了不起。”

     卡罗耳朵红了,这位诺西姑娘长得太好看了,“我…我还不是祭司,只是学徒。”

     阿西尔笑吟吟的样子,“迟早是祭司呀。”

     卡罗连脖子都红了。

     我们的阿西尔陛下是个格外接地气的魔王,融入人类的生活简直小菜一碟,不一会就把卡罗的简/单/情况都套出来了。

     “卡罗祭司,听说祭司大人们都能感应恶魔,是真的吗?”

     卡罗挠了挠后脑勺,腼腆地点了点头。

     阿西尔露出恰到好处的讶色,“那么祭司大人们生活的地方一定不会出现恶魔吧?”

     卡罗依旧点了点头。

     魔王陛下便感叹道,“真是太厉害了。”

     语气特别真诚。

     话音刚落,老妇人便挎着一个篮子进来了,看样子是去采了些野菜回来,听到阿西尔的感叹,与有荣焉道,“我孙子一直是最厉害的。”

     “我的小黑猫不见了,可能是自己跑出去玩了,我想去找找它。”

     老妇人忙不迭地答应,并且催促卡罗陪阿西尔一起去找,免得他不熟悉这里,走冤枉路。

     两人便并排在村子里走了一会,这个村子不是很大,约摸只有一百多户人家,不久就走到了村口,那里站着一个笔直的人影,阿西尔嘴角几不可见地一抽,没想到夏佐找来的这么快。

     他还没来得及躲,夏佐已经以迅捷的速度移动到了两人身前,他凌厉的视线扫过卡罗,带着审视和批判,最后下结论——完全配不上诺西。

     夏佐自然地板过阿西尔的肩膀,见人毫发无损安然无恙,一直紧绷的心神才略有松懈,虽然他凭着强烈的预感不信诺西会死,但是直到亲眼看到才能放下心来。

     不过诺西不是被食血魔拐走,怎么又会跟这个祭司学徒混在一起,难道是这个半吊子祭司救了诺西?

     阿西尔沉下脸,温柔的面具戴不住了,有些不高兴,“你怎么来了?”

     夏佐没有说食血魔的事情,况且诺西没事就不必再提多余的,便只说,“你一直没回来,我担心。”

     阿西尔默了片刻,昨天太高兴所以把夏佐忘了。

     卡罗有些尴尬地插口,“这位武士是?”

     夏佐抢在阿西尔前面回答道,“诺西的未婚夫。”

     阿西尔:“……”你也太自我感觉良好,诺西答应了吗?

     不过现在不是很夏佐抬杠的时候,为了更重要的事,阿西尔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卡罗很快接受了这个说法,眼前两个人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