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chapter16
    伊那城城主府,这座城市就是以城主的名字命名的,因此可见威望极高,然而这位城主最近没能睡一个好觉,手下又有人报告说几个皇子公主在此逗留,简直心力交瘁,万一这几个人在这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城主也算做到头了。

     好不容易盼到走了一个公主,伊那城主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位公主是个渣武力的,剩下两个皇子都不是善茬,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出事。

     结果没过两天,米亚的八皇子就找上门来了,城主心里苦。

     恭恭敬敬把人请到会客厅,诚恳地询问有什么能尽绵薄之力的事情。

     狄卡思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问道,“最近伊那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其实昨天他到达的时候就有所感觉了,街上行人都行色匆匆,眉宇间环绕着忧色,不过没太在意,此时想想,大家都这么愁眉苦脸,应该是有点什么大事的。

     城主犹豫片刻才回答道,“不瞒殿下,最近城中出了好几起人口失踪案,怀疑……是魔物作祟。”

     狄卡思挑了挑眉,“魔物?你是说恶魔?”

     “是,失踪的人都踪迹全无,但是城里偶尔会发现人类的碎骨,大概都被魔物啃噬干净了,就剩些零碎的骨头。”

     狄卡思这才严肃起来,若是那个诺西真被恶魔抓去吃的剩个臂骨腿骨什么的,夏佐不得疯了。

     “关于恶魔,有什么线索吗?”

     城主为难道,“我们这种边境小城根本没有圣殿,一个祭司都找不出来,只有一个祭司学徒,那孩子是放假回来探亲的,我也问过了,说可能是食血魔。”

     食血魔喜食人类血液,基本都会吸成干尸,然而这种恶魔又很爱干净,喝完血也不喜欢留下尸体腐烂,便是不喜欢人肉也会强迫自己吃下去,听起来既恶心又变态。

     两人又商量了许久,把目前的线索都理了一遍,狄卡思才跟伊那城主告别。

     伊那城也是有猎魔人的,不过猎魔人本就稀少,大多都被圣殿聚拢了,在这的也只是几个小虾米,大概对付不了食血魔这种中级恶魔。

     说不得到最后还得靠夏佐,想到自己弟弟的性格,又牵扯到诺西,狄卡思开始头痛了。

     夏佐找了几条街就放弃了这种毫无效率的行为,转头去了城主府等迪卡思。

     此时天气已经比较凉了,他还穿着短袖,路人看着都替他冷,站在路灯的阴影下,浑身都是肃杀的气息,路过的猫猫狗狗都绕着他走。

     迪卡思又开始头痛了,他打了个响指,一个黑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在他身后,递过来一个小盒子又消失了。

     而这时阿西尔抱着小黑,又恢复了柔弱少女的样子,在他身边,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抓着他的手臂,一颠一颠地慢慢走着,嘴里还絮絮叨叨,“哎呀小姑娘真是谢谢你啊,老太婆一把年纪了,眼睛又不好使,多亏了遇到你送我回家。”

     小黑翻了个白眼,这个老太婆真多事,主人也不知道想什么,还送个人类回家。

     阿西尔揪了一根小黑的杂毛丢到地上,慢悠悠道,“不用客气,不过您住的这么远,还一个人出来,家里人不担心吗?”

     从上午到晚上,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老妇人慈祥的笑着,“他们都忙啊,我孙子回来了,想给他来城里买点东西,他最喜欢吃泽泽面包店的蛋糕啦。”

     阿西尔便点了点头,“您身体不错,走这么久都不累。”

     他一说老妇人才满脸惊奇地瞧了瞧自己的腿,“你不说我都没发现,今天一点都不酸疼啊,一定是孙子回来我太高兴啦。”

     阿西尔温柔的笑了笑表示理解,此时他们已经出了伊那主城,走在一条僻静的乡间小道上,红色的月光洒在路面上,莫名让人觉得似有鲜血在地上流淌。

     老妇人的手指干枯瘦弱,紧紧抓着阿西尔手臂一路,片刻不曾松开过,大约都掐出青色的指印来了,阿西尔却仿若未觉,一点异样的神色都没有露出来。

     “到了到了,就在前面的村庄里,小姑娘去我家吃点东西吧,谢谢你送我回来,天这么晚了,住一晚再回去吧。”

     “那就麻烦您了。”

     阿西尔态度好的无可挑剔。

     村庄入口的道路上立了一块圣殿的标识,这是表示这个村的村民信仰圣殿的神,从而期盼得到神的庇佑。

     这块标识挂在一块黑色的石碑上,石碑经历了岁月风霜,正面刻着“恶魔,人人得而诛之”几个字。

     这个大陆的普通人类早就把对恶魔的恐惧融入了血液里,无论在哪都能看到类似的东西。

     阿西尔看的多了,根本不会因此有什么波澜,只有小黑颇为不适地扭过了脑袋,把不屑的表情藏起来。

     老妇人殷勤地拽着他,往村里的一户人家走,路上经过别的村民家,却根本没有什么人在外面,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若不是窗口透出的魔导石的光,恐怕都要以为都是空屋了。

     老妇人眼神不太好,眯着浑浊的眼睛分辨了许久才准确的找到了自己家的门。

     左手颤巍巍地敲门,右手仍然死死抓着阿西尔,热情的同他讲话,阿西尔耐心应着。

     不一会门就开了,一个畏畏缩缩的中年妇女探出头来,见到老妇人才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到她身边的阿西尔,又紧张地问这是谁。

     老妇人笑咪咪地介绍了一下,妇女才面带犹豫地让开了进门的道。

     晚餐很简陋,老妇人的儿子好像病了,一直没出来,她一直挂在嘴边的宝贝孙子在照顾着,只有开门的儿媳妇唯唯诺诺地跟阿西尔道谢,并且劝老妇人下次去城里要跟家里说一声。

     阿西尔默不作声地吃着东西,不时回应一下主人家的问话,说到最后,老妇人颇为惋惜自家孙子已经订了婚了,不然大有要给阿西尔做媒做自己孙媳妇的打算。

     小黑胡须抖了抖,心道让我主人当孙媳妇,您是嫌孙子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吧。

     乡下屋子隔音不好,偶尔有低低的咳嗽声从里屋传出来,夹杂着年轻男性的劝慰声。

     阿西尔吃的很快,他的确有些饿了,不一会盘子就见了底,老妇人总算在进屋后松了手,他不露声色地揉了揉手臂,估计淤青是跑不掉了。

     吃完饭这家的两个男主人仍旧没有露面,阿西尔也不好奇,随着女主人去了给他准备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有个书架,零零散散放着些恶魔知识百科之类的杂书,看起来应该是那个宝贝孙子的房间,小黑跳来跳去找了个舒服的角落窝着,才问道,“主人为什么要送那个老太婆回家?”

     阿西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明天你就明白了。”

     那张充满陌生气息的床阿西尔看都没看一眼,径自挑了本书坐在桌边翻了一会。

     魔导石灯的魔力有些不足了,一般人家都要购买更换的魔导石,阿西尔随手注入了一点魔力,灯光便又亮起来。

     看了一会,感觉有些困了,阿西尔打了个哈欠,手撑着额头就坐在桌边闭上了眼睛陷入睡眠中。

     魔导石灯闪了闪,“哔啵”一声轻响,坏了,房间里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