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chapter18
    旁边有个卡罗,有些话不好说,阿西尔便把夏佐拽到了一边,压低声音,“你安分点。”

     夏佐不明所以,“你不声不响跟陌生人回家,到底谁不安分?”

     阿西尔有些烦躁,“总之你不能表现出是个猎魔人。”

     夏佐皱着眉,但是看到诺西的脸,有再多话都通通忘了,很没原则地答应了。

     于是出去是两个人,回来就是三个了,今天卡罗的母亲在照顾生病的父亲,卡罗时不时会向里面看看,神色中也有真切的担忧。

     老妇人仍旧一副慈祥的表情,“你的小黑猫还是找不到啊?”

     阿西尔不甚在意,“小黑挺认路的,大概玩够了就回来了。”

     老妇人心里还挺怜悯他,居然不知道那只猫是个魅魔,还当宠物养。

     夏佐有点不太懂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寻魔指针进了这个村子之后就失灵了,摆来摆去没个准确方向,看到诺西也是很正常的样子,说好的被食血魔拐走了呢?

     这里甚至有个祭司学徒,真的会有所谓的恶魔?

     阿西尔让他在里面待一会,夏佐扫视了一遍室内,看到了桌上没有合起的书,鬼使神差地,瞄了翻着的那一页。

     “通常来说恶魔是可以不断进化的,理论上来说,哪怕是人类,转化成恶魔后也有机会成为魔王那样的存在……”

     夏佐看了一会,就发现这本书写的太理想化,恶魔等级森严,魔王更是天生,就拿小黑来说,它出生是低等恶魔,一辈子都是,除非能吞噬高等恶魔的本源,否则没有进化的可能,同理,要想成为魔王,就要吞噬魔王的力量本源,这是质的问题,不是量可以补足的。

     所以恶魔之间的竞争格外残酷。

     不知道诺西为什么要看这个,夏佐很快就没了兴趣。

     这时阿西尔也回来了,他看都没看趴在魔域里万分哀怨的小黑,几乎贴在夏佐的耳边道,“殿下是不是要抓食血魔?”

     为了避免被外面人听到,他的声音十分轻,所以才要靠的这么近,细微的气流拂在耳廓上,有些痒痒的,夏佐忍住伸手去抓的冲动,点了点头,心想诺西怎么会知道食血魔的事?

     阿西尔便继续说道,“刚刚那个老妇人就是食血魔,你要是想杀了它必须抓到证据,不然一个滥杀无辜老人的名声想必不好听。”

     他们靠的太近了,如果忽略内容,简直就像情人间的喁喁私语,夏佐心思浮动,不知不觉就环住了阿西尔的腰,阿西尔为了说服夏佐没有注意,“这个食血魔能隐藏魔气,没有特殊手段检验不出来,连那个祭司学徒都没有发现,你最好回伊那城带个引魔药剂回来。”

     “好。”夏佐答应的很干脆,阿西尔怔了怔,忽然发现姿势不对,自己几乎整个人都被夏佐包围了,刚刚只顾着距离越近声音可以越小,回过神来,居然就像和夏佐密密拥抱在了一起,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重逢的恋人。

     阿西尔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联想,夏佐不过是被现在的表象迷惑了,他可是什么都清楚的,怎么能跟着一起不靠谱。

     坚定地抵着对方的胸口推开了夏佐,棕发的武士从善如流地放开了,神色十分坦荡。

     夏佐同意先取来引魔药剂,但坚持要一起离开,阿西尔自然不肯,今天,可是月圆之夜。

     也是最佳的入魔之日。

     正要发作,夏佐却把手指抵在他唇上制止,又指了指外面,随后伸开双臂。

     阿西尔无语,还是妥协般靠了过去,告诉自己忍一忍忍一忍,忍过今天就好了,“你若是不放心,可以把剑留下,我可以保护自己的。”

     夏佐仍旧不愿意,神色认真,“我承认消灭恶魔的确重要,但是心爱的人更重要,愚蠢的人才会顾此失彼,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见他如此固执,阿西尔只好拿出杀手锏,“你不是想跟我在一起吗?只要在月圆之前赶回来,我保证什么事都不会有,消灭了这个食血魔,我就答应你。”

     为了加强说服力,阿西尔甚至轻轻在夏佐脸颊边吻了一下,“相信我好吗殿下?”

     真的蛮拼的。

     夏佐眸中有些挣扎,这句话诱/惑力太大了,确实不能不动心,可是诺西的安危也太重,一旦有个万一,他承受不起。

     “诺西”今天很反常,她不对劲,只有这点夏佐感觉得最清晰,想支走他的意图也太明显,连同意在一起的话都说出口了,还主动吻了他。

     夏佐当然不笨,决定先答应下来,看看诺西到底想做什么。

     老妇人的目标是阿西尔,对这个武士并不在意,夏佐随便找了个借口就顺利离开了,阿西尔以等小黑为名顺着老妇人的意思没走。

     夏佐没有回伊那城,而是假装离开又悄悄潜回来。

     黑夜降临,魔域再一次笼罩了阿西尔,当那尖锐的指甲又接触到皮肤的时候,阿西尔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再也不是伪装的温柔含笑,而是黑暗又冰冷,蕴含的是魔族独有的无情和残忍。

     食血魔干枯的手臂被抓住,被关禁闭的小黑看的分明,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苍老的食血魔和神秘的主人。

     食血魔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它沙哑干涩的声音有些惊疑,“你是什么人?”

     阿西尔捏着食血魔的手臂,将它寸寸折断,欣赏着食血魔痛苦到扭曲的表情,“要你命的人。”

     食血魔嘶吼着,“你是猎魔人?!”

     阿西尔摇头,“怎么会是人类呢,我可是魔族啊。”

     此话一出,不止食血魔,小黑也被惊到了,魔族?这怎么可能!

     两只魔物都是难以置信的眼神,这个明明就是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人类了,连半丝魔气都没有。

     阿西尔一把扯下那只手臂,那是昨天将他掐出淤青的手臂,盯着食血魔的眼睛,“不要动。”

     食血魔果然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阿西尔的手探入它的胸口,取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

     那是食血魔的本源。

     食血魔欲要挣扎,然而失去本源后几乎濒死,抽搐着身体恢复了人类的模样,像死鱼一样弹跳了两下。

     魔域没有了魔气支撑,轰然破碎,小黑却不敢靠近,反而窜得更远了,在它看来完全不能反抗的食血魔,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丝毫奈何不了阿西尔,不由对主人的变态程度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血腥气弥漫开来。

     食血魔变回苍老的妇人后对疼痛的耐受能力更低,完全无法忍受而哀嚎起来。

     没了魔域阻隔,这里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这个家的其他人。

     卡罗慌张地推开门,屋里地狱般的景象展现在面前,他的妈妈惊吓过度直接晕厥了。

     卡罗表情空白了一瞬,但他毕竟是个祭司学徒,很快就恢复了冷静,看到地上趴着的老妇人,瞳孔紧缩。

     阿西尔握着食血魔的本源,偏头打量着卡罗,这个祭司学徒怎么处理才不会有麻烦呢?

     卡罗无暇顾及其他,快步走到血流不止的老妇人身边,把她扶起来,口中悲痛地喊了声“奶奶”。

     老妇人浑浊的眼睛流出血泪,嘴唇颤了颤,“卡罗,奶奶不能看到你成家立业了。”

     卡罗低着头,肩膀轻轻发抖,“奶奶你别说话了,别说话。”

     老妇人本就是快要油尽灯枯的样子,全靠恶魔血契才转换成半恶魔活着,现在本源被取走,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牵挂的孙子,老妇人闭上了眼睛,停止呼吸。

     卡罗双眼发红,再不复腼腆害羞的样子,仇恨地盯着阿西尔,咬牙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奶奶?”

     阿西尔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懒得回答,只是扬了扬手,那一团白色晃了晃,漂浮在空中。

     阿西尔又念了几句什么,白色的本源就在空中绕了一圈,停在了卡罗的头顶。

     阿西尔颇为惊讶,“居然在你身上。”

     卡罗警惕地放下奶奶,离对面气质大变的“少女”远一点,白色本源也跟着他动了动。

     阿西尔有些奇怪地感应了一下,什么都感觉不到,不由奇怪,但食血魔的本源不会骗人,这个祭司学徒卡罗,就是将老妇人变成食血魔的那个“高等恶魔”。

     也是阿西尔真正的目标。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阿西尔一步一步靠近卡罗,明明没有散发什么波动,步伐也不快,却给对方一种远古恶魔一般的压迫感,卡罗差点忘了呼吸。

     直到他一只手贴到卡罗的胸口,感觉到指尖下蓬勃跳动的心脏,心脏中有什么东西慢慢地汇聚,凝集到手指的位置,卡罗才如梦初醒,低吼一声,整个人燃起黑色的火焰,终于把他体表外面那层淡淡的圣光焚烧干净。

     黑色火焰熊熊燃烧,四周的空间都有些扭曲,然而那火焰的温度却是冰冷的,寒入骨髓。

     小黑爪子捂住两边的耳朵努力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躲在墙角,眼睛连一条缝都不敢睁开。

     卡罗摇身一变,从一个圣洁的祭司变成了燃着魔焰的恶魔。

     阿西尔现在的身体是人类,手指被突然暴涨的魔焰灼伤,不由“嘶”了一声,收回手皱眉看着这个全新的卡罗。

     “你不是我的对手,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卡罗“嗬嗬”笑了两声,眼珠也变成了漆黑,“你杀了我奶奶,必须付出代价。”

     阿西尔不耐烦跟他扯些没用的,拔出夏佐留给他的那柄圣光剑,朝卡罗攻去。

     他速度并不快,毕竟武力受限于这幅人类的躯体,打了很多折扣,但这不影响杀伤力,单单蕴含圣光的剑就足够给恶魔形态的卡罗造成巨大的伤害。

     剑与魔焰无声地碰撞在一处,掀起能量巨浪,从手臂开始,将阿西尔材质普通的衣服直到腰间都寸寸绞碎,露出他线条匀称的上半身。

     这显然是男人的身躯,卡罗也不免呆滞了一瞬。

     气浪蔓延到屋外,惊动了不远处的夏佐,闹出这么大动静,这个村子仍旧死寂一片,没有一个村民出于好奇而来查看。

     只有夏佐以最快的速度朝卡罗的家跑去。

     屋内一片狼藉,满是血腥气,上身赤/裸的阿西尔一手持剑插/入前祭司学徒的肩膀,居高临下将卡罗踩在脚下,另一只手抵着卡罗的胸口,将一丝一缕的黑色雾气慢慢抽出来,卡罗不住甩头发出痛苦的闷哼,却无法制止力量被抽离的无力。

     夏佐愣了愣,眼前的景象太诡异,这个赤着上身一看就知道是男人还拿着他送给诺西的圣光剑的是谁?

     地上那个被制服折磨的恶魔又是谁?

     阿西尔听到动静,收回了手,捏着汇聚在一起的黑色雾气看向闯入的夏佐。

     夏佐看到他仅剩的女式长裤,还有长长的头发,再看到好看的脸,脑袋里“嗡”的一声。

     阿西尔一派淡然,指着地上受伤极重的卡罗,“这个祭司学徒交给你了,他私自融合恶魔的力量,制造食血魔,相信人类的圣殿会给他合适的惩罚。”

     夏佐仍旧难以置信,他没有理睬阿西尔丢过来的麻烦,而是不确定地问道,“诺西?”

     阿西尔嗤笑一声,沾了鲜血的脸颊邪气十足,“殿下,根本就没有什么诺西。”

     夏佐目光幽深,上前一步,“那么你是谁?”

     阿西尔把那黑色的雾气握在手心贴着赤/裸的胸膛,那雾气就仿佛有生命一般钻入皮肤底下,不一会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是谁?”阿西尔把长发拢到一处,贴着耳朵齐齐斩断,声音也从雌雄莫辩的清脆,变成了略有些低沉,“现在殿下认出来了吗?”

     这有些低沉的声音正是“希尔”的。

     夏佐瞳孔微缩,却没有像阿西尔想象那般大发雷霆,而是沉声问道,“你放进心口的黑雾是什么?”

     卡罗终于从疼痛中挣脱出来,整个人如同水里捞出来的,听到夏佐的问题哈哈大笑,“那是魔焰种子!”

     魔焰种子是一种传说中的东西,扎根在人类的心脏处,可以把一个人类慢慢改造成高等恶魔,这个时间很漫长,而且过程可逆,只要没完全改造,随时能够取出种子停止这个过程,卡罗只差一点点就完全转化成功了,却在此时功亏一篑。

     夏佐脸色终于完全沉了下来,但他没有发作,而是面对阿西尔,“不管你是诺西还是希尔,把魔焰种子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