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chapter32
    但夏佐既不喜欢西伦公主也没有碰到别的人这么看他,因此分辨不出其中隐含的硝烟,只觉得特伦斯大约是迁怒,迁怒他弄丢了公主。

     特伦斯宠爱妹妹尽人皆知,这种毫无道理的怨怪也不是说不通。

     正常人谁会想到背后隐藏的东西。

     两人隐隐对峙了一会,特伦斯忽然拍了拍夏佐的肩膀,意味深长地提议,“既然在这碰到了,不如一起去普罗城如何?”

     夏佐肌肉紧绷了一瞬,没有躲开特伦斯的触碰,于公对方是一国之主,于私是名义上的未来大哥,只是拍个肩膀而已,不能反应过激。

     “皇帝陛下日理万机,何必亲自前往?”夏佐机械地回答。

     特伦斯凑近些仔细打量夏佐,目光里仿佛带着小刀子,一下下刮着脸面,“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上点心是应该的,你不也是一直亲自在找,做哥哥的总不能被未婚夫比下去太多。”

     夏佐眉宇微拧,握紧了短剑,不知道是不是气场不和,这位特伦斯陛下似乎总是话中有话,言语间让人十分不舒服又挑不出什么错处来,不上不下地把人吊着,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膈应的慌。

     出于虽然我不能为国家做贡献,给父母分忧但也不能给他们拖后腿制造敌人的心情,夏佐对特伦斯可算是诸多忍让,只想着解决了公主的事情就可以和这两个古怪的兄妹划清界限了。

     何况普罗城,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在,希尔会遇到危险吗,普罗城是圣殿大本营,作为魔族实在铤而走险。

     西伦公主会去普罗城也有道理,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才奇怪,艾法城这么远,却又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问千里之外的普罗城怎么走,可能是故意放的烟/雾弹。

     不过目前线索太少,只有这么一点,不管是真的还是故意误导,作为公主生活了八年的地方,普罗城是必定要去走一遭的。

     特伦斯却心知肚明,在他的印象里,可爱的“妹妹”确实就只有普罗城能去了,毕竟是八年都安全过关的地方,心理上带来的安全感没别的城市可以比。

     自以为十分了解胆小鬼“妹妹”的特伦斯如是想。

     ————

     普罗城,地下搏击场,苏珊的体型不止在女子中鹤立鸡群,在这充斥大汉的地方依旧格外有存在感。

     没有遮掩和伪装的阿西尔走在她旁边跟没发育好的小鸡仔似的,对比太明显,幸亏他们走的是后台专用通道。

     苏珊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等下见到老板该怎么说,按规矩,带“货物”去叨扰老板是找骂,可她竟然无法拒绝这个提议,少年是她这么多年见过的最好的货色,也许可以破例给点优待。

     老板肯定会理解她的。

     被洗脑了的苏珊没感到任何不妥。

     搏击场的隐秘观看房间每个都装饰得很华丽,其中一间里就坐着苏珊的老板。

     他是来看比赛的。

     在被观众席和贵宾房间包围的中央看台上,一个武士正与魔兽对峙,武士上身赤/裸,溅满了红色液体,有他自己的,也有对面的魔兽的,和他对战的是四级魔兽,体型不算大,以敏捷著称。

     毕竟是城市,不可能拿大型魔兽来打斗,虽然比赛台刻了禁制魔法阵不会波及场外,但若是太大了观赏性就会下降。

     台下的气氛十分热烈,还有许多人下注来赌输赢。

     比赛非常残酷,武士如果赢了就可以得到奖金以及部分赌局的财富,如果输了,什么都没有,轻则受点皮肉伤,重则断手断脚甚至丧命。

     大陆重武,这种地方到处都有,其实很受欢迎,就算是去森林山脉也有生命危险,同样都是和魔兽搏斗,在赛台上打比在状况百出的野外容易的多,只需要对付已知的对手,野外可能会被围攻,还会被偷袭,算是双赢的形式。

     只不过一些比赛场幕后的人会暗箱操作,将高出武士能力的魔兽拿出来,一来降低人类的赢面,二来提升可看性,三则减少魔兽的消耗。

     阿西尔微微瞥了瞥赛台上生死相搏的人类与魔兽,那个武士看起来年纪和西伦公主相仿,对抗四级魔兽有点力不从心,不过在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得了。

     只是匆匆一眼,阿西尔便收回了目光,因为目的地到了。

     萨菲罗是西区金字塔顶尖的人之一,在西区除了他就是坎迪斯,两人素来不和,明里暗里摩擦不断。

     萨菲罗看着比赛,无趣地摇头,此时有人恭敬地进来禀报苏珊带着一个少年来求见。

     他对极有特色的苏珊有点印象,但苏珊的地位远没有到能带个陌生人直接求见的程度,不由有些烦,他脾气实在说不上好,屈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思索着怎么惩罚擅自做主的属下。

     但通报的人又小声说了句什么,倒叫萨菲罗改变了主意。

     “让他们进来吧。”

     萨菲罗眯了眯眼,没有管忐忑不安的苏珊,直接看向了被捧得极高的少年。

     果然长得好,这个念头从脑海里划过,一瞬间就联想到了无数绝妙的赚钱主意,合格的商人萨菲罗看阿西尔的目光就像看摇钱树。

     苏珊对着大老板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一会就把自己知道的交代的一清二楚,萨菲罗挥挥手示意手下的人都离开,包间里只剩下他和阿西尔两个人。

     阿西尔沉默地站在那,就仿佛融入阴影里,将存在感降到最低。

     萨菲罗饶有兴趣地问道,“听说你主动要找我?”

     阿西尔黑色的瞳仁里倒映着萨菲罗强壮的身影,毫无惧色,从容地坐到了与之相对的沙发上。

     很多年没人敢这么随意地对待他了,萨菲罗不知道这个少年哪来的底气和自信。

     阿西尔没兴趣和人类闲扯,开门见山,“我要见安德鲁。”

     一直把少年当做有价值的商品评估的萨菲罗眸中闪过危险之色,“你说,要见谁?”

     少年丝毫没有动容,面无表情,语气很强势,“黑暗大祭司安德鲁,我不想重复第三遍。”

     气势不被萨菲罗压制反而有隐隐反超的迹象,这让刀口舔血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暗暗心惊。

     少年连黑暗大祭司都知道,甚至清楚自己和安德鲁的关系,莫非是什么老不死的长得年轻?

     萨菲罗有点拿不定主意,深深看了少年一眼,决定再试探一下,“我不知道什么黑暗大祭司。”

     阿西尔最烦人类的就是这一点,喜欢装傻,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夏佐才对胃口,因为很…耿直。

     不知不觉想到了夏佐,阿西尔走神了一瞬,随后浑身威压倾泻而出,有了魔戒加持,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才有底气直接找上黑暗大祭司在西区的代言人。

     萨菲罗脸色一变,情不自禁与之抗衡,却发现居然隐隐居于下风,在这狭小的空间,大冷的冬天,背上流下一滴冷汗。

     不足以杀了他却足够忌惮。

     阿西尔语气仍旧淡淡的,仿佛威胁别人的不是他,“不要耍花样。”

     他自然可以用“诅咒”直接命令控制萨菲罗,但对方不是弱者,会对阿西尔的精神力造成巨大负担,影响之后和安德鲁谈判的筹码,不到万不得已,不该使用。

     “诅咒”并非万能的,它本就不是用来对付人类的东西。

     萨菲罗尽量谨慎地问道,“你找大祭司有什么事,我必须先请示祭司大人,做不了主。”

     阿西尔垂下眼睫,因为西伦公主偏中性的外貌,这个动作看起来有些柔弱,萨菲罗却不敢真的这么认为,“你就跟他说,我能帮他站到阳光下,他会懂的。”

     话音落下,阿西尔伸出左手,给萨菲罗看他手腕上的圣光镯。

     萨菲罗瞳孔微缩,光明大祭司的圣光镯。

     话说到这里就够了,阿西尔径直推开包厢的门,在一群手下面面相觑中离开。

     比赛台上已经到了高/潮,四级魔兽锋利的爪子在年轻武士身上留下了各种深深浅浅的伤口,武士喘着粗气与它周旋,渐渐不支。

     他的能力最多能打败三级巅峰的魔兽,四级就一直险象环生。

     再坚持片刻,若不认输,基本就会丧命。

     可是武士不知想到什么,硬是咬牙坚持,死活不愿意认输,台下的人看的十分激动,认输多没意思,就是要这样以命相搏。

     生死存亡之际,四级魔兽的爪子嵌进了他的肩膀,嘶吼一声,獠牙朝着他的脖颈咬了下去。

     武士眼中有一丝绝望,难道,真的不行吗?

     要死人了!台下观众愈发兴奋,尖叫狂吼此起彼伏。

     忽然,四级魔兽的动作停顿了,头一歪,被武士的拳头打到一边,反败为胜,武士吐出一颗带着血丝的牙,手指抠掉了魔兽的眼睛。

     台下寂静了一瞬,接着又爆发了一波高峰。

     只有死里逃生的武士,踉跄着拿了奖金,不知道追着什么人跑出了地下搏击场。

     这里的地面街道很安静,丝毫没有地下的疯狂模样,阿西尔脚步不快,不一会就被武士追上了。

     武士因为少了一颗牙,口齿不大清晰,“多谢…多谢你。”

     阿西尔转过身,武士看清了他的样子,眼睛不由自主睁大,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阿西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