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chapter48
    阿西尔含怒出手,这种低阶恶魔根本不是一合之敌,魔焰长鞭顶端洞穿它的头颅,搅碎了魔核,三眼魔丑陋的躯体僵直,顷刻间倒地,不一会就化作四散的魔气融入了这一方天地。

     这就是深渊恶魔的可悲之处,它们算不上正统的魔族,死后和普通魔族一样灵魂消散,但就连躯体也不会留下,一旦死去,就完全回归深渊魔气的形式,等待下一个契机用以构成新的恶魔。

     因此恶魔深渊没有亡灵,也可以说,这些魔气就是无尽亡灵的碎片。

     阿西尔的怒气似乎来的莫名其妙,他以雷霆之势解决了三眼魔,魔气的波动很快又引来了新的魔物。

     魔物们智慧不高,却也不是纯粹的野兽类,本能知道畏惧强者,在阿西尔砍瓜切菜一般料理了一群无知的魔物之后,后面的就相当识时务了。

     清空第一批魔物的时候,阿西尔恍然想起一个问题,夏佐身上人类的气息太突兀了。

     他在恶魔深渊就是一个移动的恶魔吸引器,阿西尔被圣光镯带来的圣□□息倒是好说,将魔戒再催发一些掩盖住就行,夏佐就有些麻烦。

     要隐藏他的人类气息得靠阿西尔给他渡魔气,怎么渡?用嘴渡。

     这么一来又得嘴巴对嘴巴,幸好对普通人来说被渡了魔气很容易被魔气污染,而夏佐纯禁体质会自动排除魔气,好的是不会被污染,坏的是排除干净了就要再渡。

     阿西尔转过头,拿鞭子指了指夏佐,“你身上人味太重,恶魔都要来参观。”

     夏佐摊了摊空空如也的双手,“你有办法。”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阿西尔也没多想,把方法和他略略讲了一遍,夏佐满面严肃,表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然后揽过阿西尔的腰身,一派正经地往下吻。

     阿西尔眼角跳了跳,这才想起来夏佐可是“居心不纯”,这种渡魔气的方式,估计求之不得,哪有拒绝的道理。

     虽然现在的夏佐没有上一世的记忆,他们也相当于没有挑明,但夏佐不愧是夏佐,很快就从阿西尔态度的变化和两次稀里糊涂的亲吻里抓到了那一丝默许和纵容的味道,也大致能摸到阿西尔略有些回避的心理,因此并不反驳什么男宠不男宠的说法。

     对他而言,名义虽重要,但也没愚钝到非要立刻就说个清楚明白,从而白白破坏了大好的机会。

     就像他的名字,夏佐--天生的猎人。

     几天没有近距离亲密接触,唇齿相接之时夏佐发出一声喟叹,这种连灵魂都要战栗的感觉,填满了夏佐虚无的内心。

     阿西尔却认认真真地给他渡魔气,仿佛没有察觉到对方假公济私的行为。

     渡到一半,又有新的魔物聚拢而来,这回没有了人类气息的刺激,又被阿西尔的高等魔族威压所摄,它们倒是没有第一批那么狂躁。

     阿西尔的嘴唇几乎被吮的发麻,夏佐也不吻的深入,只是不停舔舐他的唇瓣,“汲取”魔气,但让他失望的是,阿西尔的反应可以说冷淡,真的就只是渡魔气而已,并没有丝毫动情。

     渡完魔气,阿西尔从容退开,抹了抹染上一丝血色的嘴,周围刚刚聚拢的恶魔们莫名产生了一丝惧意。

     明明和它们的体型相比,这两个人形“恶魔”可算的上娇小了,但那强烈的威压丝毫也不输给魔宫出来的大人们。

     魔宫是没有这两只高阶恶魔的,它们可以肯定,新生的高阶魔族吗?

     真是…好运啊…

     如果能撕碎他们,吞噬他们的本源,就能摆脱低下的地位,得到真正的魔族身份。

     魔宫的大人不好妄想,只好寻些散的打主意,齐心协力总能分一杯羹,愚蠢的魔物们如是相信。

     它们什么都没有说,然而又仿佛什么都说了,不用语言,就把欲/望和贪婪诠释的一清二楚。

     夏佐第一次这么深刻地感悟魔物的本能,从前他抓的魔物,莫不是,作恶多端但也有共性他们所残害的人都是人类是夏佐的同类他更加能够感受到魔物的凶残!

     他忽然后悔了,不想让阿西尔经历这样的事情,阿西尔的情绪波动有点剧烈,怒火是从心底里透出来的,如果魔族是这样残酷的环境,那么阿西尔从小到大过的是怎样艰难的生活。

     冒出这样的念头,夏佐立刻就感到了不对劲,虽然阿西尔从小过的未必多么如意,却也和魔族没什么联系他毕竟是刚刚从人类转化为魔族,魔物的生长环境,和他无关。

     可是这个念头却又根深蒂固,挥之不去,夏总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这些魔物还算识相,且总算有个魔族出现了,这是一只中阶高等魔族,属于进不了魔宫但能够在外围占领一个角落的级别。

     看起来是周围魔物的头领,一般的魔族不想在人类世界呆的而在恶魔深渊中就必须遵守恶魔深渊的法则,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足够强大的就可以进入魔宫,不够强大,就在恶魔深渊中厮杀争夺,进化。

     这个中阶高等魔族是一只火炼魔,形似狂狮有四只火蹄,看起来很有一些威势。

     魔族之中只有异影族和魅魔是生来人形,其他的恶魔必须成为高等魔族才能够变成人形。

     和低等的魔物不同,火炼魔显然很聪明他口吐魔族语,“两位大人,刚从外界回归深渊吗?”

     夏佐听不懂,偏过头去看阿西尔,阿西尔倒是觉得他这种难得的迷茫,有点可爱。

     于是给他翻译,“他在说大人您带着您的男宠回来了吗?”

     夏佐一哽,“明明我也有魔气了,他怎么可能认为我是男宠呢?”

     阿西儿微微挑眉,“他以为你是魅魔。”

     所以说语言不通换到陌生的环境就是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无论去哪里,学好外语很重要。

     得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结论,夏佐也没继续纠结。

     恶魔深渊有恶魔深渊的规矩,不管你有天大的能耐,也得从无数魔物的战斗里杀出一条通往魔宫的血路。

     弱肉强食,是魔宫筛选的方式,失去了魔王身份,想要正大光明进入魔宫,这是最简单快捷的。

     尽管周围的魔族都虎视眈眈,这两个凌然不惧,火炼魔明白自己是没指望进魔宫的,如果能依附两位强大的魔族也不失为一种保障。

     此处是恶魔深渊最外围,魔气不浓,更是没有珍贵的恶魔果实。

     任何事都是物极必反,在恶魔深渊这样的地方,孕育出的恶魔果实却堪称疗伤圣药,不止对魔物效果极好,人类也是求之若渴。

     恩,曾经的魔王是拿来当零嘴的。

     火炼魔带路,阿西尔和夏佐的身影随着众多千奇百怪的魔物慢慢淹没在滚滚涌动的魔气之中。

     杀戮,开始了。

     恶魔深渊外围也有势力划分,恶魔果树是标志,哪块范围的果树越多,镇守的魔族越强大,过于弱小的,连果树长什么样子都见不着。

     这里的土地是红色的,也不知是向来如此还是浸透了血液的缘故,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到处都是暗红与黑交织的色彩,视觉效果极为压抑。

     时间在杀戮之中过得飞快,眨眼三年已过,夏佐浑身涌动不加掩饰的恐怖气势,与之对峙的是一个高阶低等的魔族赤血魔,这只魔族已进化为人类形态,达到了进入魔宫的最低门槛,但还不够,他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便蠢蠢欲动,来挑战一只“魅魔”。

     魅魔作为唯一出生就是娇美人形的低级恶魔,通常能力极弱,但偶尔也有例外,眼前这只显然就是例外,作为大恶魔阿西尔大人的男宠,能力竟不输于普通高等魔族,还是以物理性力量闻名,简直是魅魔中的怪胎,最关键的是,这个叫夏佐的魅魔,虽然模样是顶级的,却英俊的极富侵略性,未免和柔美的魅魔不大相衬,可对方属于阿西尔的魔气标识又做不得假,只好感叹一句那位大人口味奇特。

     阿西尔在深渊外围广大的土地待了三年,锋芒尽显,终于在前几天收到了魔宫的邀请函,得以进入魔宫,他有权带一个心腹,而他的“心腹”毫无疑问是夏佐。

     夏佐倒是很收敛,没有使用超出界限的能力,众魔族都以为他是变异的魅魔,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个力量不输于阿西尔的人类,阿西尔三年间几乎抢走了恶魔深渊三分之二的果树,却没有一个魔物有胆子从他手里夺食,而这些恶魔果实几乎全被他拿去送夏佐了,导致夏佐现在一看到恶魔果实就想吐,也不知道阿西尔为什么这么执着。

     每隔三四天阿西尔就给夏佐渡一次魔气,并不是怕魔物的围攻,而是避免引起魔宫的负面注意,会对进入魔宫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夏佐则越来越放肆,从开始规规矩矩,到后来每次渡魔气都会动情,压着阿西尔胡来一番,阿西尔的身体照旧半点反应欠奉,夏佐一度觉得对方是个x冷淡,很是挫败了一阵。

     深渊的规矩,想得到谁的东西,杀了他,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魔宫的邀请函有多难拿,魔族的王是怎样令人仰望的存在所有魔物都知道,它们有臣服亲近魔王的本能,也有撕碎魔王吞噬他的本能,魔王强盛则臣服,魔王衰弱则取而代之,亘古如此。

     想进入魔宫,赤血魔选择了挑战夏佐,杀了夏佐,阿西尔身边的位置就是他的。

     阿西尔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干上,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一幕,上空无数形似秃鹫的魔物盘旋着,阴戾的视线锁定对峙的两人,高阶魔族死亡后,躯体化作魔气,却会留下本源,吃了本源,就能进化。

     关键时刻,总不能功亏一篑,挥挥手灭了赤血魔容易,可魔宫的家伙们难免会有疑虑。

     必须要让夏佐证明,他有进去的资格。

     赤血魔胸有成竹,一只变异的魅魔而已,不乖乖当个被玩弄的宠物,妄想超出能力范围的东西,当然得付出代价,赤血魔在深渊外围混了不知多少年了,从低等魔物爬到现在的地步,几乎已经到了瓶颈,魔宫已多年不招新魔,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机会。

     思及此处,他全身的血管忽然爆裂,血雾笼罩周身,缓缓蠕动,扭曲成特殊的魔纹形状,使用他最强大的技能血魔阵来一举拿下夏佐。

     战斗的常识是,对付近战类敌人,使用大范围攻击魔法,不给对方反击和近身的机会,雷霆之势摧枯拉朽。

     一般来说是没错,然而夏佐是百年难见的纯禁体质,又传承了属于神的部分力量,尽管他自己不清楚力量的来源,这种战斗方式就是大错特错。

     不过几息,血魔阵将夏佐困在其中,赤血魔露出森白的牙齿,配合他脸上爆裂的血管,十分可怖。

     他还没得意一会,血魔阵忽然不稳定起来,不消片刻全数崩毁,夏佐毫发无损地冲出来,钢铁一般的臂膀穿透了赤血魔的胸膛,扯出了他的本源,赤血魔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血液从胸口汩汩流出,全部流干之后,就像无数魔物那样,化为魔气融入深渊里。

     这一场轻描淡写的战斗之后,阿西尔从树上一步跨出,魔宫大门轰然开启。

     黑色大门上依附着几只高阶低等魔族,和赤血魔差不多的等级,却只能看守大门。

     艳羡的目光跟随者阿西尔和夏佐,直到他们进了魔宫,大门重新关上才消失。

     没有人为他们带路,魔宫内部森然庄严,暗处仿佛藏着无数危险。

     阿西尔和夏佐一言不发,极有默契地沿着唯一的通道前行。

     这条路阿西尔走过千百次,他很清楚是什么意思,魔鬼的试练之路。

     魔宫已不知存在多少年岁,里面的构造和设计融合了前两代魔王的力量,不曾达到巅峰的阿西尔也无法硬闯,只能走常规程序。

     仿佛感知到熟悉的环境,次元空间中的魔王之躯睁开了眼睛,但他的目光是空洞而没有灵魂的,穿透虚空。

     试练之路漫长永无止境,阿西尔和夏佐沉默地结伴前行,有种根本没有尽头的错觉。

     暗处观察的青萝微微惊讶,第一次进入魔宫的恶魔几乎都会被试练之路中蕴含的干扰搅得几欲发狂,就算是青萝自己也只坚持了半个小时,这两只新来的居然两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异样,这是何等坚韧可怕的心智和定力。

     再测试极限也没有什么意义,事实上一般能撑过十分钟的魔族就算通过了试练之路。

     青萝关闭了试炼通道,出现在阿西尔和夏佐面前的便是青萝的宫殿,她穿着黑色的丝质长袍,坐在宫殿上首,例行公事地表达了欢迎他们加入魔宫的喜悦。

     青萝是绿萝的妹妹,绿萝寻找出走的魔王多年未果,魔宫事物多数由青萝处理。

     她公式化的介绍了一下魔宫,正要分配守卫任务,忽然有个小女孩提着裙摆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夏佐略有些惊讶,在魔宫这样可怕的地方,竟会有个看起来天真单纯的小女孩,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小女孩一进来就问青萝,“青萝大人,是不是陛下回来了?”

     青萝眼里闪过一抹讶色,“陛下还没有消息,伊芙琳,你怎么会这么问?”

     被称作伊芙琳的小女孩正要回答,目光一转发现了站着的阿西尔和夏佐,眼里迸发出璀璨的光彩,小心翼翼地走近阿西尔,“你身上有陛下的味道。”

     阿西尔本来压抑的表情,见到伊芙琳就和缓多了,他竟屈尊降贵地微微弯腰,“魔王陛下会回来的。”

     他说话的语气让青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暗笑自己多想,伊芙琳一本正经地点头,“你们是新来的吗?”

     阿西尔很有耐心地回答了她几个问题,结果伊芙琳就亲自把他们带去了新的宫殿。

     伊芙琳人小却很有大人的风范,临别前说道,“你们可以来王殿找我玩,我是魔王陛下的侍女。”

     夏佐对这个与魔族处处不相似的小侍女有些好感,她身上魔性的东西很少,人性的东西倒是意外的多,有种如水般柔和的气质,“你是异影族的孩子吗?”

     伊芙琳矜持地仰头,“当然,我是最尊贵的王族血脉,不过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陛下说,要等我找到愿意为他长大的人,才会长大。”

     她的目光纯澈而温柔,满是坚定,饱含向往,不是没有经历过挫折的无知而是单纯的柔善,人类中像她这样的都不多,更不用说魔族。

     夏佐不由对魔族有些改观,也许种族并不是全部敌对的理由,人类有好有坏,魔族也未必不是,只是基数和比例的问题。

     这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她确实找到了愿意为之长大的人,但幸福的时光极其短暂,最终化为烟雾,只留下一个承载希望的孩子,代替她,在历经困苦之后获得了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