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chapter23
    持灯的人大概受到了惊吓手一抖,灯掉在地上哗啦啦碎成几块,这下整个剧院就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慌乱中只听哭泣声惊叫声汇聚在一起,观众席的人坐不住了,一个个挤挤攘攘摸索着往外面跑。

     阿西尔霍然起身,黑暗中他的眼睛亮的惊人,然而四周的人实在太多太乱了,即便是他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畅行无阻,有一只火热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腕,夏佐在第一时间就挤到了他身边,尽力用手臂隔开纷乱的人群。

     和普通平民不同,他们在黑暗中的夜视能力也不差,周围的鬼哭狼嚎并没有影响阿西尔的思绪,他冷静地站在原地紧紧靠着座椅的靠背等着人流过去,混乱中夏佐严肃冷凝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恶魔吗?”

     阿西尔嗤笑一声,“你是猎魔人做傻了,这世界上所有的血腥事件难道都是恶魔做的?”

     夏佐顿了顿,坦然道歉,“对不起,我并不是对你的……种族有偏见。”

     阿西尔眼神复杂地盯着他一会,才移开了目光,将那突然涌起的情绪压下去,“总之,先等人群疏散完吧。”

     最初的慌乱之后,总算有人想起自己也带了应急的灯,在微弱的灯光指引下,大约十几分钟后,剧院里就空空如也了。

     阿西尔脚步微抬,转身朝舞台方向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吧,还等什么呢?”

     夏佐眼神中带了点笑意,在昏暗空旷的剧院里犹如亮起了一点星火,“你知道我要管?”

     阿西尔又把头扭回去,冷冷回了一句,“我不知道。”

     这句话就够了,夏佐的感觉并没有错,希尔是懂他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最契合的朋友,若他是女子……若是女子……夏佐嘴角的笑意敛去,自嘲着想,事到如今还存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舞台很宽敞,阿西尔随手捡起一个混乱中被摔到地上不亮的灯,取了中间的核心魔导石,注入了魔力,便又发出忽明忽暗的光来。

     舞台正中央就躺着那三个倒霉的演员,演假死变成全真死,比他们演的角色还惨,阿西尔举着光源,拿脚尖拨了一下演欧米罗的那个青年,他的胸口插着道具匕首,血液已经接近半凝固,本来演的时候台下的人还在感叹今天的表演格外逼真,演员的表情就跟真的要死一样,连喷出来的血都真实得不得了,谁知道原本就是真的。

     道具匕首也是真道具,确实没有开刃,按理说不可能轻松就□□一个人的胸口,更不可能简单地致人死地。

     夏佐弯腰把匕首□□,顶端的手柄上黑色火焰环绕的红色水滴刻纹愈加鲜艳,就仿佛吸饱了尸体上的鲜血,阿西尔接过去抚摸了一下水滴的位置,匕首发出幽幽的红光。

     夏佐总觉得他知道些什么,便问道,“这匕首怎么回事?”

     阿西尔拧眉沉思片刻,“我总觉得这个图案很眼熟,不过图案不是罪魁祸首,匕首内部被人刻了魔法阵,所以普通的道具也有切金断玉的锋利。”

     “蓄意谋杀?”

     阿西尔否认,“这几个小虾米还没有必要用这种手段来蓄意谋杀,不过是谁的工具没收好,出了意外吧。”

     他语气很淡漠,既没有怜悯也没有鄙夷,仿佛地下躺的不是三具尸首只是几块木头,夏佐没有充当道德卫士的想法,自然不会指责他冷血,只是心里愈加坚定了要让希尔信任自己的决心,现在希尔不能完全敞开心扉,将一切过往剖开,总有这一天的。

     二人才说了几句,忽然舞台上灯光大亮,阿西尔眯起眼睛,却见眼前多了一只手,替他挡住了突然而来的光线,阿西尔莫名地盯着夏佐的手心,这是跟“诺西”相处久了带来的后遗症?

     阿西尔没有理睬他的行为,耳朵动了动,有人来了。

     果然不到半分钟,从舞台幕后跑出许多穿着上个纪元才流行的服装款式的男男女女,看到舞台的情况也是一阵骚乱,这些人正是歌剧的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刚刚那么长时间的混乱这些人居然一个都没出来,到现在才有了影子。

     夏佐自觉走过去和他们交涉,在他的背后,阿西尔摩挲着刻纹的红色水滴,目光里藏着的,是比墨还浓的兴味。

     这个图案阿西尔的确见过,就在普罗城被屠城的那一天,印象深刻更甚于决战之日,尸山血海的城市,以尸体和鲜血勾勒出了这样的图案,也是他和夏佐决裂的开始。

     那边夏佐似乎已经把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阿西尔听了一耳朵,接近尾声的时候才走过去,他走路的姿势很挺拔,流露出一点本身气势就足以把人隔绝开来,但凡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触之时所有人都会产生一种说不清的敬畏,自觉地保持距离。

     他一走近,七嘴八舌的歌剧演员们都同时噤声,只有夏佐浑然不觉,这时从舞台后面又走出两个人来,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还有个面色阴郁的年轻人,中年人脸色不善,“你们两个是谁,观众的话早就可以离开了。”

     他一出声赶人刚刚还因为惊惧对夏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工作人员就齐齐安静如鹌鹑了。

     夏佐对待旁人自然不会有对阿西尔那样的和颜悦色以及仿佛永远用不完的耐心,也只有阿西尔才有这个可能骗他之后还能毫发无损被无条件谅解。

     于是夏佐略微动了动手,将圣光剑移到显眼的位置,才淡淡地反问,“你是负责人?”

     中年人面露愠色,“这里不欢迎你们。”

     阿西尔点头肯定,“看来是了。”

     中年人正欲发怒,一偏头就对上那张享有大陆第一美人之称的脸,舞台灯光全开,白色的光把阿西尔的面容照的纤毫毕现,比任何一个歌剧演员都美丽,不由呼吸一滞,语气不自然地放软了些,“剧院出了命案,两位不应该掺和进来。”

     阿西尔唇角微挑,“不想我们掺和还是害怕我们掺和?”

     中年人仿佛被戳中痛脚,怒道,“我是为了你们好,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要丢性命的事。”

     夏佐冷冷反驳,“我们的性命就不劳烦您操心了。”

     见他们如此冥顽不灵,中年人终于放弃了劝说,向跟着他一起来的阴郁年轻人使了个眼色,那年轻人沉默着向前一步,此时阿西尔才注意到这个人腰间别着一把短刀,随着他走路的动作露出来,然后一只手伸过去拔出了短刀横到了他们俩面前。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夏佐可不是软柿子好脾气随便捏,这件事明显有问题。

     二人对视了一眼,阿西尔退后半步,把打架的活交给了夏佐,魔王陛下正常情况下都是懒的自己动手的。

     好好的舞台就此变成了比武台,短刀与长剑相交,发出金石之声,夏佐并不着急击败他,这人的武技十分阴险,犹如毒蛇吐信,防不胜防,和他本身的气质倒是相称,相比之下夏佐则大开大合,攻击如狂风暴雨般劈头盖脸而下,对方只能苦苦支撑,目露骇然之色。

     夏佐才多大,他拿的圣光剑只是因为蕴含圣光属性对恶魔有伤害加成,不过是随便用用的货色,论材质和锻造还不如对方的短刀,这看起来阴郁的年轻人实际上已经四十多岁了,只是看起来年轻而已,尽管如此,还不是夏佐的对手。

     起初中年人还不屑地看戏想着给这两个自不量力的年轻人一点厉害瞧瞧,结果不到几分钟就被狠狠打脸,夏佐居然比这个老一辈的武士强大这么多。

     额头冷汗潸潸而下,中年人抹了一把汗珠,深秋的天气感觉到严冬般的寒冷。

     有些时候话语权总是依靠强大的实力才能得以实现,说一百句不如一剑。

     当短刀的武士毫无还手之力地被长剑洞穿了肩胛骨,对上夏佐冷漠的眼神,中年人终于扛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双腿一软,险些跪了下来,“我说,我全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