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chapter22
    看歌剧?夏佐多少年没看过歌剧了呢,大约在他还要被妈妈抱来抱去的时候跟着皇后和一群贵妇人去看过,然而那时候也太小了,根本没有什么记忆。

     他的叛逆期来的早,要不然也不会十五岁就在外面闯荡了,本身又有点缺陷,以至于看歌剧其实在他认知里是和自己挂不上钩的一件事。

     可是希尔主动要看歌剧……夏佐看看对方“期待”的表情,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看夏佐点了头,阿西尔就没什么顾虑地走向那个小心把钱藏在裤袋里还一脸满足地伸着小手摸摸裤袋表面的小报童。

     小报童陶醉到一半发现面前多了个身材高瘦的成年人,条件反射捂着裤袋,结结巴巴地问道,“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报纸都卖完了。”

     阿西尔蹲下身和小报童视线齐平,手搭在人家肩膀上,十分哥俩好的样子,“小哥,你知道森罗大剧院怎么走吗?”

     小报童一开始瞧见阿西尔的脸,还有些陶陶然,一听问路的,立刻回神撇撇嘴,不客气地拍掉魔王的手,“带路两千米5个布拉。”

     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长得好看也不能当布拉用啊,他还要赚钱养家呢!

     阿西尔伸进口袋里掏了掏,理所当然空空如也,不由叹了口气,“我没钱怎么办呢?”

     小报童拔腿就走,一丁点留恋没有,把势利俩字演绎的淋漓尽致,心里还要吐槽,穷光蛋。

     魔·穷光蛋·王扯住报童背带裤背后的带子把人拖回来,“话还没说完。”

     小报童人小力气小,不是对手,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五个布拉,少一个我都不干。”

     夏佐饶有兴致地等着希尔来找自己借钱,衣服是他送的,口袋里有钱没钱他很清楚。

     阿西尔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屈服么,当然不可能,所以他对小报童说,“你带我们去森罗大剧院,我帮你家里人治病。”

     小报童挣扎的动作停顿了,瞪着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家有人生病了?”

     阿西尔淡淡道,“因为我是魔法师。”

     小报童将信将疑,不是说魔法师大人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穿着古怪的旧式长袍,性格孤僻吗,这个长得这么好看,穿着干净普通的白衬衫的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个魔法师大人。

     阿西尔也不多说,食指举到小报童面前,一簇小小的黑色火苗冒了出来。

     小报童的神情便染上了些许敬畏,虽然人类的魔法很弱鸡,但是比之普通人已经强了不知道多少,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因为神秘所以畏惧。

     他心里已经信了,要不是神奇的法师大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家里有人生病,还会凭空变出黑色的火,于是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拍着瘦弱的小胸脯保证将他们带到剧院。

     小报童心情极好地一蹦一跳在前面带路,嘴里哼着一首童谣。

     两个大人跟在他后面,夏佐低声问道,“他家里人生病你怎么知道?”

     阿西尔不甚在意地回答,“因为根本不是疾病,魔气污染罢了。”

     夏佐便闭了嘴,希尔成为恶魔之后自然能感知魔气,所以能看出来也就很正常了,只是总这么被提醒好朋友进了恶魔阵营,心里总不是滋味。

     到森罗剧院的时候差不多八点半了,剧院门口排着长龙,放眼望去乌压压一片,以少女少妇们为主,还有些则是女人们的男伴,除了结伴的女人,几乎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夫妻一家三口,阿西尔和夏佐两个大男人往这一杵,鹤立鸡群就不仅是说身高了。

     夏佐顿觉头痛,然而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只是板着脸应对无数好奇羞涩的目光。

     小报童忐忑地绞着裤袋,“法师大人,我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阿西尔摆摆手,“你回去吧,明天上午十点,在这里等我就行了。”

     小报童很担心的样子,又不敢得罪魔法师,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夏佐低咳一声,摸出一个金币,“这个买票钱你总是要跟我借了吧?”

     阿西尔大方地从他手指间捏过那枚金币,挑眉,“谢了。”一点都不客气。

     这个森罗大剧院观众席非常大,两人来的晚了,买到的只是倒数第四排的座位,坐下没多久,剧院里就暗了下来,只剩舞台上有灯光亮起,歌剧就开始了。

     阿西尔意外专心的看着表演,看到叶丽珠和她的心上人在花园幽会的时候,眼神陡然锐利了起来,紧紧盯着那个青年……的腰间,那里挂着一柄装饰用的匕首,手柄上刻着一个黑色的火焰图案。

     他的眼神简直太好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包括火焰顶端的那一颗红色水滴。

     匕首本身平平无奇,甚至没有开刃,只是舞台道具,但那个图案实在令人在意。

     阿西尔的眼神再没有离开过匕首,直到它沾了血才回过神。

     叶丽珠的心上人,那个叫欧米罗的青年将它插入了另一个青年的胸膛,随即又悲泣着念了一段台词,也跟着自杀了。

     接下去就是典型的悲剧场面,叶丽珠跟随爱人的脚步放弃了生命,到这里的时候剧院里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泣声,女孩子们哭的稀里哗啦。

     舞台灯光又一次暗下,到了换幕的时候,然而,过了两分钟台上仍旧一片寂静,台下的人哭着哭着也觉得不对劲,哪有换幕换这么久,一点声音都没了的?

     悲伤的气氛被悄然弥漫的恐慌替代,有带了照明的便携式魔导石灯的人大着胆子将光照到台上,却见舞台的地上横竖躺着几个人,红色的液体从身体下蔓延开来,观众席上一片惊叫。

     “死…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