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chapter56
    大祭司,不,应该称他为世界的意志了,他花白的须发渐渐染上黑色,苍老的面颊重新变得平滑有弹性,眨眼间,就从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回到了健壮的青年模样。

     “无罪,那个时空旅行者,根本不是我的世界的人,我们明明约法三章我不驱逐他,他也不插手我的世界的进程,毁约在先,解决了你们再去找他算账。”

     这一幕让旁人看见想必会十分惊骇,或者会猜测他是不是得到了女神的垂青,才能有还童之能,事实上,因为大陆修炼体系的没落,人们渐渐失去了能够依靠修炼维持青春长寿的能力,也因为不断被世界意志暗中吸取世界的根基能量,大陆的生灵日渐衰弱,长此以往,再过几个纪元,恐怕整个世界真的就成了祭品。

     幸好,这才是第三个纪元,世界的意志连实体都不能凝聚,只能依靠别人的躯体来悄悄计划。

     世界意志的白色长袍轰隆碎裂,露出里面的一套神器铠甲。

     做了这么多年的大祭司,他拥有的底蕴不是放弃了一切的夏佐能比的,夏佐可说是寒酸,只有一把原本就存在的神之剑沉渊。

     阿西尔身上的魔气压抑不住,迅速充斥了这个被圣光魔法光网束缚的空间,圣光与魔气相触,不住发出水入热油一般的滋滋的爆裂声。

     接着,光网破开一个洞,魔气便从中泄露出去。

     魔王的气息是多么恐怖,哪怕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都能分辨出和普通的魔族是不同的。

     一时间,不管是圣殿的祭司仆人们,还是大街地底的难民,抑或是潜藏的魔族,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向了魔气来源的中心。

     圣殿那是什么地方,人类心中光明女神的雕像所在的圣地,居然从那里传出魔王的气息,简直是挑战民众的承受能力。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发现,心目中最安全的城市,普罗城顺着那股最先飘散的魔王气息,引来了无数销声匿迹好几天的恶魔,这些恶魔从边境战场上消失,却居然绕来了普罗城,猛然间就把普罗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地面的人类首先倒了霉,一片混乱中,绿萝和伊芙琳以及其它偷偷潜入普罗城的魔族分散在各个地方开始做疏散的事,阿西尔早有预见,世界的意志应该会有后手,以防万一,果然派上了用场。

     当然不只有魔族,普罗城原本的武士人数不少,加上圣殿的神职人员,数量颇为可观,尚有一战之力。

     地面危险,有能力的护着平民退往地道和房屋,非常时机也顾不得许多,普罗城遗留的上古时期的古老魔法阵缓缓启动,将这些毫无思想的魔物往城外驱赶,魔物们只在一开始造成了伤亡,很快就被有组织有计划的抵抗阻止了。

     大街上渐渐空了,地道里和房屋却满满当当,薄薄的魔法阵的光膜覆盖在城市上空,被强行驱赶的魔物前赴后继地砸在光幕上,使得光幕摇摇欲坠。

     城外的人类心惊胆战,但见魔物基本无视了他们只疯狂攻击魔法阵才后怕地逃离了普罗城的范围,居然意外驱散了城外的难民潮。

     幸好他们跑的快,因为越来越多的魔物包围了普罗城,仿佛所有的深渊魔物都聚集而来。

     “大祭司”嘶哑地笑起来,“夏佐,你忍心看着这些无辜的人因为你们俩的私心而丧命吗?只要你杀了魔王,就还是那个最厉害的勇者,成神也好,怎么都好,一切都回到正确的轨迹上,只要将魔王的头颅公之于众,全都迎刃而解了。”

     阿西尔一语不发,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夏佐,竟不再看“大祭司”了。

     夏佐一直冷漠暗含怒气的面容转过来,居然在这不合时宜的决战时刻对着阿西尔露出了一个纯然的微笑,“同样的错误同样的后悔,我不会有第二次,否则,下一次可没有另一个无罪帮助我提醒我不要忘记这一切。”

     随着他的话,胸口的能量开始凝聚逐渐汇聚到沉渊剑中,夏佐跃入半空举起双臂向“大祭司”全力劈砍而去。

     剑在电光火石间移动,却有无数魔气争相涌入其中,包裹缠绕在夏佐力量之源外,共同砍在了“大祭司”肩头。

     “大祭司”原本还胸有成竹,但剑刃一路势如破竹破开他的铠甲,刺入肌肉中,进而把他的身体斜着砍成两半后,才惊惧地吼出来,“不!这不可能!”

     夏佐又恢复了冷酷的样子,“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以为我上一世逆转时间之前什么准备都没做吗?”

     “大祭司”的身体分成两块,艰难地抠着砖缝爬行了一点,试图去够落在一边的权杖,却被阿西尔踩住了手指。

     “千年谋划一朝落空的滋味如何?”

     “大祭司”眼看没有了反败为胜的可能,躯体又一点点衰败下去,浑浊的眼睛里老泪纵横,“夏佐,放过我吧,看在我教养你这么多年的份上。”

     夏佐很干脆地点头道,“好。”

     大祭司来不及露出喜色又听他补充道,“现在杀了你,你就能去找新的寄宿主了。”

     “大祭司”勃然变色,破口大骂,“你这个白眼狼,忘记了我是怎么亲手教你写字,教你剑术,比你的父母还要耗费心力吗?现在你见色忘义,为了魔王要置我于死地,有能耐你杀了我啊!”

     阿西尔心中莫名烦躁,他这么说简直是拿一把利刃在夏佐的心窝里戳!

     但夏佐比他想象的更坚定,低头看着故意激怒他的世界意志,“大祭司早就死了,在被你侵占的时候就死了,那个你口中的大祭司,不过是分出一线精力模拟出的一个幻影。”

     “虽然很遗憾,但我不会为了一个幻影,赔上全世界。”

     语毕就在大祭司的诅咒声中,拎起了破败的躯体,一路拖着走到窗口。

     外面的天幕上,已被无数密密麻麻的魔物占据,大祭司又张狂地笑起来,“落在你们手里我脱身不得,但你们以为能安稳地生活下去吗?我以世界意志的名义,诅咒这个世界,它总有一天会毁在自己生灵的自私贪婪猜忌和愚蠢之上,继承我意志的孩子会替我复仇,毁灭吧,毁灭吧!”

     说完这一句,大祭司的躯体终于崩溃,最终化为火焰燃成了灰烬。

     夏佐和阿西尔都有些楞,没想到世界的意志会死的如此干脆,但却留下了一个令人心悸的诅咒,诅咒之力随着灰烬融入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阿西尔眉宇间有些阴翳,死了都要留下存在感的东西太讨厌了。

     夏佐抓住他的手,在漫天魔物的背景下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不要生气了,世界自有他的规律和发展,我做神也做了一段时间,他的诅咒虽然强大,但也不是牢不可破,总会有办法的。”

     阿西尔挑眉,“你是在跟我炫耀你曾经是神吗?”

     “怎么敢呢?我的魔王陛下,你才是我的…神。”

     阿西尔忽然反客为主把夏佐压在窗沿亲吻,唇舌交缠的间隙喟叹道,“我真是疯了,竟然和人类为伍。”

     夏佐一动不动任由他亲,过了一会才伸手抱住阿西尔,“疯的明智。”

     城内的混乱得到遏制,但城外的情景却不容乐观,无数魔物遮天蔽日,时不时有漏网之鱼冲破魔法阵落在城中,虽然漏洞会被很快补上,可掉进来的魔物总要解决,一时之间,普罗城成了困境中的孤岛。

     阿西尔和夏佐虽然有一劳永逸的办法,禁术强大,但也过于强大,消灭魔物的同时必定会连同魔法阵和城内无辜的生灵一起弄死,不可行,只能带领城内的有生力量慢慢对抗。

     幸好这里有四通八达的地底通道,有魔导列车的轨道线,物资的补给不成问题,否则城里的人恐怕要先饿死。

     经过一段时间的物资运送和顺路分批载走城内的人,终于把城内清空的差不多。

     十天后,夏佐和阿西尔联手发动禁术,将盘旋在普罗城外的魔物清扫一空。

     阳光重新照耀在这个城市,同样是禁术之后寸草不生,这一次两人的心境却大有不同。

     扫清最后的隐患,普罗城来了一位客人。

     无罪突然出现,看了看战场的痕迹,露出一个极清浅的笑意来,“恭喜你们。”

     夏佐郑重向他致谢,如果没有无罪,他们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无罪摇摇头,“不用谢我,是你自己愿意用生命和神格为代价,才有现在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