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新活与旧事
    清早罗雀就被钱静的一通电话叫醒,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她的办公室。

     刚一打开门,发现楚宁也在,只是没等他打一声招呼,钱静就劈头盖脸的一阵责备:“你也太不靠谱了,这么大的事儿你就扔别人小楚一个人过来?”

     “啊?”罗雀满脸的问号,一时间云里雾里。

     钱静看出他的疑惑,看了看一边的楚宁,问:“你没跟他说?”

     楚宁摊了摊手,道:“我想说,可他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回,我也没办法。”然后无辜地看着罗雀。

     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某人这才想起来,今早翻手机的时候,发现楚宁的确打过几通电话,不过她打电话来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制作空间里,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几乎无暇顾及其他,若不是今早被钱静的连环夺命Call吵醒,估计他现在还在床上。

     “啊,有事呢,今天找我来干嘛?”罗雀有些天真的发问,他现在显然还没完全醒过来。

     楚宁被他憨憨的表情逗得一笑,钱静扶着额头,一副要命的样子。

     “这两个人真是绝了。”钱静心里对两人下了这样一个定论。

     小姑娘起身,给罗雀倒了一杯水,他一饮而尽,精神缓了过来,望着小姑娘,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试探性地问:“你……”然后又望向钱静。

     “嗯,导演相中了阿楚,现在正在跟我们谈呢。”钱静道出了上次面试的结果。

     “嚯~~”

     不得不说,罗雀还是有些意外,作为楚宁的朋友,自然是希望她面试成功,但这可是《射雕》啊!国民级大IP啊!而且她饰演的还是肯定要备受争议地女一号黄蓉,正如之前老周所言,不管此剧拍的如何,成功与否,至少对楚宁来说已经是成名在望了。

     “可以啊阿楚,想不到你这么出息,以后要是请你拍戏,现在的片酬可请不了了。”罗雀发自内心地为楚宁感到高兴,可他一提这个,钱静就来气,“这就是找你来的原因。”

     “怎么了?”罗雀奇怪的问道。

     “静姐,我来解释吧。”楚宁这时轻言一句,让两人都坐下,才继续,“你知道,我现在没公司,静姐想签我,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罗雀听见这话后沉默了,如果换做别人,那么他可能就会直接叫人家答应,固然「匠心」目前只是家小公司,可发展前景一片明朗,钱静手里有多少资源他心里跟明镜似得,一个新人若能抓住机会,大的不敢说,至少星途顺风顺水是没什么问题。

     可对方是楚宁啊……

     “从我个人而言觉得……还是……不签吧。”罗雀有些犹豫,心中思绪万千,但最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姑娘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什么?!”钱静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她实在搞不明白,之前谈及自己要将楚宁收到麾下时对方就迟疑不决,钱静认为这是她年纪尚轻,拿不定主意,待楚宁说想听听罗雀的意见后,钱静顿时十拿九稳,可没想到这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

     “咳……”罗雀的目光从楚宁身上收了回来,并解释:“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静姐你要签下阿楚肯定是件大好事儿。”

     “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钱静努力平复着情绪:“这部戏虽然我们给予导演的权力很大,但毕竟作为合伙投资的项目,每个公司都想把自己的人放进这部戏里,楚宁我一直对外宣称是我旗下的艺人,而且她面试的时候大家都在,她争取到这个角色是她的本事,可你们觉得真的这么简单?要是别人知道她完全是一个素人,公司都没签,一点背景都没有,肯定不出两天,导演就会顶不住其他投资方的压力而换人!!你刚才那句话,是想毁了她的前途?!”

     罗雀当然明白其中的门道,导演的权力在大,你没钱有个屁用,你不用明星就算了,连你投资方爸爸的人都不用?一部大IP投了这么多钱,让自己的人上去混个脸熟都不行?没这样的道理!

     其实这事儿说白了跟他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他无非就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将实际的想法说出来而已,何况他也不认为楚宁会面对这种抉择时拎不清方向。

     “姐,您别生气,最后做决定的人是我呀。”楚宁跑了过去,给钱静揉了揉肩,劝慰道。

     “那你的意思呢?”钱静侧过头,拍了拍她的手。

     “我?”楚宁笑靥如花,“我肯定希望跟着姐姐了。”

     钱静大喜,若是将这个新的金庸女郎签下来,那么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也是一大助力!

     “但姐,我这有个小小的要求。”楚宁手下动作不停,眯着眼睛,细雨春风般说了一句。

     钱静的拇指细微地搓揉着食指第二关节,笑道:“说来听听。”

     “我想让雀哥当我的经纪人。”

     “就这样?”

     “就这样。”

     罗雀在这炎热的夏天里打了个寒颤。

     “雀啊~”钱静的语气就像是老佛爷,短短两个字,语调绕了三个弯。

     “嗳。”

     “你最近不是没事吗,要不就这样呗?”

     罗雀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道:“就哪样啊,姐,你别开玩笑了,我手上啥资源都没有,还经纪人呢,上炕都费劲,还有你阿楚,别乱开玩笑。”

     楚宁笑而不语,钱静道:“这个不重要,公司这边来安排,以后你只要负责小楚就好了,是这样吧,小楚?”

     “嗯。”楚宁愉快的点点头。

     罗雀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钱静这么说了,自己当然不会拒绝,毕竟这活轻松,还能拿艺人的抽成(虽然现在就楚宁一个,而且他也不好意思拿)。

     “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吧。”钱静见罗雀没说话,就当他默认了这件事,“反正今年你找个时间考个经纪人的资格证书,你这边我先给你挂个闲职。”

     “行吧。”思索再三,罗雀还是答应了下来,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处。

     “那个……”这时,楚宁开口了,“经纪人还要考啊?”

     两人:“……”

     之后钱静谈起了与楚宁签约的相关事宜,本来作为经纪人,罗雀应该参与其中的,可两边都是自己人,他实在不好插手,只能独自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两个女人让她们慢慢商量。

     这事儿闹得……

     来到电梯旁的楼梯间,拿出烟盒抖出一颗叼在嘴上,正想从包里拿打火机,一束火苗在自己嘴边燃起,他侧头一看……

     是那张自己这辈子都没法忘记的脸。

     “从欧洲回来了?”罗雀用嘴伸着烟借火点燃,深吸了一口。

     “嗯,本来想过两天打电话给你的。”那人一头利落的短发,身上穿着一件棕红皮衣,稍显紧身的黑色内衬包裹住了上半身姣好的曲线,她扔掉手上烧光的火柴,从罗雀的烟盒里也拿出了一支放入嘴中,手上火柴一划,低头的一瞬,头发遮住了她半张脸,她点完烟,仰着头,吐出了一缕白色的烟雾,将自己的头发往脑后一抚。

     “都分手这么久了,还不忘给我打电话,我是该谢谢你呢,还是谢谢你?”

     那人将香烟夹在手指中,用舌头抿了抿嘴唇,对着罗雀自然地说:“都多久了,你还这么小肚鸡肠,要谢我?你抽烟都是我教的,要说谢我,你要谢我的多着呢。”

     “啧~”

     果然,自己每次跟这女人斗嘴都没有好果子吃。

     “这次回来干什么来了?”罗雀岔开了话题。

     她看了罗雀一眼,“这次拍的纪录片在欧洲拿了奖,静姐投了钱,给她报报个喜。”

     两人默默抽着烟,一时没人在言语。

     楼梯间很安静,安静到能够听见两人每次吸烟时,火苗燃烧烟草所发出的“嘶嘶”声。

     “这几年……过的还好吧?”良久,罗雀问出一句,任由着火星燃至香烟的烟嘴。

     女人用手指弹飞香烟,转身离去。

     “还好,就是有时候感觉,世界很空,生活很咸。”

     你倒是比我洒脱。

     罗雀又燃起一支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