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震惊!为了掩埋事实,他决定成为网红
    「为什么会选择AVG(探险游戏)而不是ACT(动作游戏)或者RPG(角色扮演)这样的类型来进行创作?」

     「我们也考虑过,但现实情况不予许,作为游戏的制作人,我不可能不去考虑成本上的问题,所以AVG是当前最好的选择,而且它也很适合《沉浮》在创作上的定位。」

     「下一个问题是关于游戏的引擎,我玩试玩版的时候就察觉出了,比起日式游戏,《沉浮》的整体风格更偏向欧美,对机器的配置要求也很低,不知用的是什么引擎?」

     「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因为我们团队实在是囊中羞涩,没办法去购买别家引擎的授权,所以游戏的引擎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可能是因为题材的关系,在画面上我们做了很大的优化,但是还处于一个非常初始的版本,所以《沉浮》没有战斗系统或者类似需要极大运算量的场景,当然,现在的游戏引擎也负担不起这些,我们也正好藏拙了,哈哈。」

     为了一个慌,去撒无数个谎,罗雀深感焦虑。

     「原来如此,引擎有名字吗?」

     「造梦1.0」

     「最后一个问题,比较私人,你之前说玩求工作室的员工平时都有正式工作,也谈到了你们在制作成本上面临的窘境,我想问一下,工作室的制作人员们做游戏有工资吗?」

     「大家都是因为爱好凑到一起,有些甚至是在网上认识的,所以刚开始都是无偿的,可久了之后也不是个办法,这个局呢是我起的头,也算半个老板了,所以每隔几个月我就会拿出一部分自己的积蓄,发给他们,虽然不是很多。」

     「他们要吗?」

     「不管他们要不要我都会给的,在我看来,不给员工发工资的老板,这跟犯罪没什么两样。」

     好嘛,一不小心罗雀把自己塑造成了典型创业励志故事里的主人公,这回答,满满的鸡汤味。

     「……你能把你们的支付宝给我吗?」

     「什么?」

     「我号召网友给你们打钱,就当资助你们。」

     罗雀慌了,这不成诈骗了吗!

     「别别别,你已经帮我们很多了,现在游戏做出来了,等上架后自然就有回报,而且我也说了,他们都有自己的正式工作,能做出这种水准游戏的人才,在现实中工资也不会低,你放心好了。」

     上面,就是纯白仙人对罗雀的网络采访,按照他的意思,是想通过这样的形式编一篇长微博,让玩家们更能了解游戏《沉浮》的幕后故事以及玩求工作室的现状,面对这样的宣传机会,罗雀肯定不会放过。

     造梦机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暴露出去的,之前自己一拍脑袋想出用工作室的名义发布游戏正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尽管现实要复杂的多,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但在初期确实不失为一种掩人耳目的法子,何况就他一个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一夜,罗雀与纯白仙人聊了很多,对方也从专业玩家的角度给出了许多建议,比方说这类剧情为主的游戏是否应该找一些声优来进行角色配音的工作,如果需要的话,他几个配音社的朋友,要价都是友情价,十分低廉。

     这个建议到让罗雀泛起了兴趣,自己在制作游戏的时候,由于是想象构成的画面,所以会脑补他们的对话,再加上制作空间的场景过于真实,导致了他一直都认为“角色是有配音的”这样的错觉。

     可当游戏导出到PC端上时,游戏抽离了造梦机那个奇异的维度空间,除了配乐及音效以为,游戏角色的对白就只能用文字来呈现了。

     “他可能是想着自己没钱请声优才会如此说吧。”

     罗雀心里想着,回复道:「谢谢你的好意,配音的工作已经做好了,正式版游戏就会加入进去」

     他想起了造梦机的那支话筒,如果说歌曲都可以借想象来完成,那么配音的工作对于造梦机而言,应该不在话下。

     「是吗?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了,对了,工作室有微博吗?等我写好今天的稿子,圈你们一下,让更多人知道。」

     「没有,大家都很低调。」

     罗雀想了想,这网络上的人气不能白白流失啊,工作室是假的,但自己人是真的呀,自己完全可以经营一个个人账号,塑造一个游戏监督的形象,吸纳这些人气,这种时候个人就要比团队来的好使了。

     团队的好,在于弥补个体上的不足,掩盖造梦机,用于应付正式场面。不好在于有一天做大了,总会被揭穿,到时候自己难免会做出解散工作室之类的决定,这对罗雀没有任何损失,但对玩求工作室来说,之前累计的人气就是竹篮打水,一切都要从头做起。

     这笔买卖可就不划算了。

     「不过我有自己的微博,名字叫学徒阿雀,到时候你圈我就是。」

     「嗯,好的,那我先整理一下今天我们聊天的内容,弄好了你直接上微博看就是。」

     「好勒。」

     这个微博罗雀一直没有发布跟自己日常有关的任何内容,平时拿来就看看八卦与新闻,身边的人都没有关注,也没人知道,他之所以公布出来,无非就一点原因。

     他要把“自己”推出去。

     当然,这个“自己”指的是玩求工作室监督的这个身份,现在的网络营销跟之前已经不同了,之前营销推广的主要是团队,人们认准这个团队或者品牌从而积累人气;但现在已经略有差别,关注这方面的朋友可能会了解的更深一些,现在是一个提倡个性,独立的时代,营销更偏向个人了,比如说眼下很流行的一个身份——网红。

     拿微博上的著名网红papi酱来说吧,她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她的作品的非常个人,且只有她,网友看了哈哈大笑后记住的,也仅是她,但多少人会去了解她的稿子是谁写的,视频是谁剪的,画面是谁拍的这些问题呢?

     她的微博,阅读量过亿,从她这一个点,就能养活下面的一群人,哪怕今后她跟自己的团队闹掰了,她还是能依靠自己的人气在起来,而不像之前,一个团队倒下来,很难在东山再起。

     所以罗雀要做的,就是经营一个以游戏监督为身份的人,当然,以后可能会有更多身份。

     等到哪一天,时机合适了,他会跳出来,而不是一个团队跳出来。

     嗯,简单来说,就是为了掩埋事实,他决定成为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