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潜台词
    提交了相关资料与游戏本体后,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这一个月来一直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至于Steam这边能不能通过审核,那就要等段时间才知晓了。

     随着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他也开始考虑开工的问题了,这个月一直闲在家中没有任何收入,房租水电一缴,算上平时吃饭的花销,也花不少钱了,虽然存折上有还些积蓄,但总不能成天在家待着挺尸不是,至于指望着《沉浮》在Steam上的收益,嘿,先不说通过审核后在‘青睐之光’上表现如何,就假如说成功了,光是与平台确认上架日期和利益相关的事项,估计都要耗不少时间。

     所以,暂时还是别指望了。

     罗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罗雀啊。”对面传来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

     “是我静姐,好久不见,想我没呀。”罗雀开着玩笑,电话那头的人叫钱静,是自己的学姐也是个女强人,目前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板。

     “少来,你小子有空了?前段时间邵忠庭可是跟我说了,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像黄花闺女一样,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不是失恋了?”

     罗雀哭笑不得,道:“这是哪跟哪啊,像我这种天煞孤星,怎么可能失恋呢,就是忙了这么久,想休息一段时间,这不是休息完了,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您请安了不是。这一个月完休息也休息够了,就想问问有什么需要我帮您的。”

     “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没啥好事儿。不过你既然说了,我这边最近到是跟几家公司投了部电视剧,还是个大IP。”

     罗雀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啥电视剧啊,说来听听,还大IP,啧啧,静姐发达了呀,需要我做什么,您一句话的事儿。”

     “你呀,要是早半个月打电话给我,我到是可以给你安排到剧组里学习学习,但现在导演组的人员都确定了,你说我总不能把你扔去剧组里打杂工吧。”

     罗雀大失所望,钱静固然是自己的学姐,但一个剧组的运作也不是只有她一人说的算,悻悻然道:“那你还故意说出来吊我胃口。”

     “我这里到是有一件事可以让你帮帮忙,虽然跟你没啥关系。”

     “什么?”

     “剧组最近的女一号试了很多人,一直没定下来,你手上要是有什么认识的女演员,可以推荐来试试。”

     “哦,这样啊,女一号没定下来吗?你说的大IP照理说会请些一线明星来啊,应该轮不到我认识的那些小姑娘吧。”

     “本来是这样的,但导演的意见是留下足够的预算用在片子的制作上,你也知道你姐,虽说是个老板,但公司创立初期,其实也没多少家底,一线女星的片酬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这次这个导演挺有本事的,已经说服了其他的投资公司,所以这次参演影片的主要演员都是新人。”

     罗雀听的羡慕不已,好奇道:“嚯~本事挺大,这导演什么来头?”

     不知从何时起,业内掀起了一股小鲜肉的热潮,只要投资稍微大一些,就喜欢请一些演技平平但颜值出众的小鲜肉来担纲主演,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前期就能累计大量的人气,起到不少宣传作用,对收视也颇有帮助;坏处嘛……大家都清楚。

     一个导演能够力排众议,大胆启用新人,将大部分资金用于制作上,可见其魄力与信心。

     “导演叫蒋家俊……”

     那头话还没说完话,这头罗雀就打断道:“前几年拍剧版《神话》那个?”

     “对,就是他。”

     “难怪……”

     10年的央视开年大戏《神话》改编自成龙大哥的同名电影,自播放之初,收视就一路飘红,好评不断,剧版主角胡歌,也因此收获大量人气,风头一时无两,而导演蒋家骏,凭借此剧,在业内收获颇丰,一举成为香港导演入内地拍剧成功的典型案例,不过这样的成功是难以复制的,从此之后,他拍摄的其他影视剧,便再也无法达到《神话》的高度,但这也是后话了

     但话说回来,由于个别港台导演在大陆的成功,那几年许多港台影视圈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加上原本就已经趋于饱和的市场让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大陆这块大蛋糕上,于是开始纷纷效仿,中国影视圈正式开启了“南人北上”的风潮。

     “对了,你说的大IP究竟是个啥?透露一下呗。”

     那边也不犹豫,略带自豪的说出了五个字:“射雕英雄传。”

     ……

     ……

     北京有许多话剧演出的小剧场,柒剧场并不算特别出名的一个,但每天出演话剧的上座率都会到四五成,若是节假日会更高一些,每每有新的剧目推出时,也常常会有满员的状态,所以这家剧场,就在这原本就小众,且竞争激烈的圈子里面勉强维持了下来。

     楚宁坐在化妆间里卸着妆,她刚在台上结束了自己的演出,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的跟她打了招呼便离去,眼下只有她一人还在兀自回味剧情里留下的情绪。

     剧目的是喜剧,但她觉得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结局却是悲的很。

     果然每个喜剧的内核,其实都是悲剧啊。

     她暗暗的想着,看着镜子里的她皱着的眉头,连忙舒展开来,给自己露了个笑脸,对嘛,这才像自己。

     她是很喜欢表演的,是那种很纯粹的喜欢,不管是话剧也好,影视剧也好,每次遇到一个新的角色,她都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去感受角色的喜怒哀乐,体验不一样的人情百态。

     有这样的工作,让她十分快乐。

     “一个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一定是感性的。”

     这是她老师在学校里对她说过的话,她的天性也是如此,只是现在她变的愈发敏感而已。

     比如说,剧本里的一句台词,角色的一个动作,虽然看上去无关紧要,但作为演员的她来说,都应该赋予它们独有的含义,使其有所关联。这样的演员敏感,她还代入了生活中,她很容易被一些细节打动,现实中父母的唠叨,朋友的一个反常举动,其实私地下肯定有它们各自的潜台词,只是常人不会放在心上,或是懒得想罢了。

     不知怎的,忽然之间,她想起了一个月前,那人送来的一件外套……

     “不知他的潜台词是什么呢……”

     楚宁自言自语着,那人已经个把月没联系过自己了,应该是工作忙吧。

     她甩了甩小脑袋,想把脑中那胡思乱想的思绪抛开,好不容易不去想了,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

     有时候生活,还真的同剧本一样呢。

     她眯着眼睛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