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制作空间
    虽然想法很美好,但光凭一台机器真的能独立制作出那么多东西吗?对此罗雀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动漫游戏也就罢了,毕竟一个人的独立制作也是有先例,如动漫《打、打你个大西瓜》游戏有《Roguelands》都是佳作,而电影……怎么做?自编自导自演?那不成直播了吗!

     造梦机的界面简介明了,带有一种独特的设计美学,光看UI就让人赏心悦目,可能因为刚注册的缘故,内容框里只有“梦工厂”“任务成就”“游戏”这三个选项,其中“梦工厂”的图标有一个小红叉,罗雀想起之前的提示,似乎要什么连接梦网才能登录,不过这设备要是真来自未来,那么这梦网是登不上去了。

     罗雀心中抱怨,要是这设备一定要连接梦网才能用,那么自己岂不是坐拥宝山而只能看,不能动!而且上面好像只能制作游戏,至于动漫啊、电影啊并没有出现在界面上,估计是需要购买模块或解锁才能出现。

     没敢继续往下想,此刻“任务成就”的图标亮起了一行提示。

     “小试牛刀,制作一款文本游戏,并发布到梦网或其他平台,下载量突破三万,即可解锁‘动漫’模块。”

     原来如此,造梦机要达成某些成就才能解锁更多的内容,下载量突破三万对于罗雀这个游戏制作的萌新而言,还有点难度的,也不知道这机器做出来的游戏靠不靠谱。

     随着任务的公布,“游戏”的图标亮了起来,似乎等待着罗雀的临幸,他操纵鼠标点击,造梦机那原本冒出话筒的旁边又多出了一个空隙,里面弹出两张薄如蝉翼,硬币大小的设备,周围缠绕着两根透明地、类似数据线的玩意,可以看清里面有某种晶莹剔透在流动的液体,它们连接着机器。

     罗雀将这两张玩意拿在手中,此时电脑播放起一段示例,是将在它们分别贴在人的左右太阳穴上,上面还有它们的名字——造梦连接器。

     他咽了咽口水,先在手上试了试,确认这貌似做电疗的设备真的没有危险后,才贴在了自己头上。

     刹那间,眼前的景象一闪,自己置身在一个白色的空间,这个空间似乎模糊了维度的存在,分不清是平面还是立体,这种感觉难以言喻,眼下只有他与造梦机,罗雀惊讶地向周围望了望,正想起身,没想到身体突然一滞,屁股下的座椅似乎有一种吸力,让他离不开。

     造梦机冒出了红色的警告,让使用者不要离开座位,罗雀秒怂,生怕自己变成了植物人被永远困在这里,立马端正坐好。

     “发挥你的想象力,构想你脑海中的游戏世界,开始一段造梦之旅吧。”合成音提示着。

     罗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他从拿到造梦机到现在,心情从刚开始的怀疑、惊讶再到激动,情绪一路跌宕让他都没有时间去真正考虑创作上的事,自己虽然没有制作过游戏,但玩过的也不少,创作有很多种,方法各有不同,可回归其本质,无非都是从一个想法、一个突如其来的灵感、一个画面甚至是一段回忆开始的。

     罗雀脑中闪过从前玩过的游戏,说到文本类游戏,也可以称之为ADV,是冒险游戏的一个分支,也叫电子小说,这个类型很广泛,其中包含了解密、悬疑、推理、恋爱、恐怖、猎奇等诸多要素,制作成本相对而言也小,就拿一些宅男热衷的GalGame游戏来说,它就属于文本类游戏,较著名的有《秋之回忆》《白色相簿》《CLANNAD》和眼下热门的《巧克力与香兰子》。

     甚至是国内橙光游戏网站上的Flas***也属此列,跟上述列举的游戏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这样一想,思路也就明了了。

     “难道我要做一款GalGame游戏?”

     罗雀暗自发笑,想起了之前玩GalGame的画面。

     原本白色的空间变成了另一幅景象,夜晚天空中飘落着的雪花点缀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商城门口的圣诞树一闪一闪,耳边响起地节日歌曲让周遭洋溢着冬季的氛围。

     不远处,一对情侣亲吻着彼此,原本应该是幸福的模样,哪知下一秒,女方推开了男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女孩哭喊着,继续对着对面的男人喊道:“你跟雪菜到底亲吻了多少次?”

     这下,不光是那挨打的男子,就连罗雀也有些懵逼。

     由于停止了想象,场景就像按下了暂停,飘落的雪花静止在空中,那对情侣不再言语,表情与动作都停留在了上一秒。

     情侣的争吵来自游戏《白色相簿2》其中男女主人公自然北原春希及冬马河纱,这一幕也算该游戏的名场景之一了,那句“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的名台词衍生了无数的梗,散播在网络上,每每听到这句话,每个白学家的嘴角都会微微一笑。

     原来想象是这么一回事,造梦设备会根据使用者脑中所想象的画面来建构游戏,罗雀把视线移到显示屏上,上面显示的内容与电脑上的游戏画面一般无二,只是回忆中存在一些记忆模糊的偏差,所以与具体的剧情稍有差别,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两个选项,分别是——

     1,雪菜是碧池,你误会了

     2,打回去

     罗雀选择了第二项“打回去”只见场景中的男主人公随手就是一巴掌扇了回去,“啪”的一声脆响,女方楞在当场,场景再次静止。

     这自然是罗雀的故意为之,游戏本体并非如此发展,更没有这两个充满恶趣味的选项,说到选项,这算是文本类游戏的一大特色了,玩家可以根据不同的选项发展剧情,选择的不同也会进入不同的故事线,影响游戏的结局,也增加了游戏的可玩性。

     罗雀将脑子放空,那些人物与场景如墨水般融化消散,他再次回到了白色空间。

     我到底想做一款什么样的游戏呢?

     罗雀咬着手指思索着,并不是GalGame不好,只是单纯的情爱缠绵并非他的心头好,难得自己有机会独立开发游戏,那就一定要做一款与众不同,又带有自己特色的游戏。

     既是文本游戏又与众不同,有那么两款让罗雀非常喜爱。

     一部是在橙光游戏上的推理谍战作品《潜伏之赤途》它以抗日战争时期的上海滩为背景。玩家扮演的角色方别是一位潜伏日军情报机关的地下党,进行暗杀、窃取情报等一系列活动,游戏剧情中的铺垫、高潮、反转都让罗雀记忆犹新,只是碍于制作成本,所以相对粗糙,就连游戏人物的立绘与背景音乐都是来源自网络,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款国产游戏的佳作。

     另一款是《蓝调与子弹》内容是玩家将调查这整个城市背后的犯罪故事,游戏的图像制作相当的用心,玩家在游戏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电影般的画面场景,游戏的叙述和故事的展开都十分的直观可见,罗雀喜欢它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该作品格调十分不俗,在风格上,它有那么一点电影《罪恶之城》的意思,手法也几乎参考了电影的模式,可以说将文本游戏与电影做了一次新的结合,沉浸感十足,十分新颖。

     不过这游戏是按章回体发售的,直到现在就出了3章,由于比较慢热和过于小众,所以销量不是特别理想乃至结局到现在都遥遥无期。

     有了!

     忽然地灵光一现,罗雀想到自己该怎么去做一款属于自己的文本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