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等你找我
    香港,观塘

     “啊~嘁”星巴克里,罗雀喷嚏连连。

     “感冒了?这一路你打了不少喷嚏。”

     一旁的越冬青递过来一张纸巾,罗雀接过,喝了一口自己的热可可,道:“水土不服,香港这地儿跟我犯冲,每次过来都要难受上几天。”

     “是啊,上次跟你过来,我俩还是学生。”越冬青一只手搅拌着自己的美式咖啡,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侧脸望向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香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在经过无数镜头与光影的洗礼后,总有那么些景物让你似曾相识,回忆起记忆之中一些昏黄的片段。

     看着越冬青的样子,罗雀有些触景伤情,那还是几年前,自己跟越冬青受到老师的推荐,跟着一队电影剧组来香港取景拍戏,当初自己跟她都只是在剧组里打打杂,做做导演助理,这一转眼时过境迁,自己在电影这个行当一事无成,而对方却已经成了影视文艺圈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给你安排的住处还满意吗?”越冬青回过头问道。

     “还行,就是我一个人住……有点儿大。”罗雀有些不好意思。

     几天前,罗雀刚一到香港就被她带去了一所位于观塘附近的公寓里,她也是放心,随手把钥匙扔给了罗雀就外出了好几天,直到今天越冬青才把罗雀约出来。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你就住着好了。”她不以为然。

     罗雀想着两人刚毕业那阵挤在小小的隔断间里相互扶持,每天跑剧组做着一些微末的工作,虽然辛苦,但也乐在其中,他还想象着等将来功成名就,能买一所大房子,可以让一条金毛在家里的肆意玩耍的那种,不过现在看来是一厢情愿了。

     一朵人间富贵花,始终要回到它所在的土壤里。

     最后,男人还是过上了想要的生活,在空空如也的家里肆意玩耍,单身狗嘛,也就不讲究了。

     “你叫我来香港,不会是只想让我换个地方住吧?”

     “你还是老样子,想跟你怀怀旧都不行。”越冬青将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起身道:“走了。”

     “去哪啊?”罗雀也连忙跟了上去。

     “到了你就知道。”

     二人来到店外的停车场,一辆黑色的JEEP停放在那,越冬青开了锁,罗雀来到副驾驶的位置,这刚一坐下就发现一个问题。

     越冬青单手靠着车门,居高临下的看着罗雀:“不习惯吧,香港跟大陆的驾驶位的反的。”随后将手里的钥匙递给他,“你开吧。”

     罗雀摸着方向盘,嘴里啧啧道:“大切诺基啊,你怎么会想着买这款?”

     越冬青也从另一边的车门里进来,系好了安全带,说:“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一直念叨想买这车吗,我耳朵都听出茧了,后来到了香港,索性也就买了。”

     “……”

     通过越冬青的口述,车在市区里兜兜转转了半个小时,罗雀都快熟悉这一片的地形,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征兆涌上心头……

     “前面红绿灯右转。”

     罗雀没有继续听从她的意见,找到路口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停下了车,打着双闪,摇下车窗,从包里拿出烟,自己先点上,又递了一颗给她。

     “怎么不走了?”越冬青有些疑惑的接过了烟,罗雀的打火机就送了上去,让她自己点上。

     她不喜欢别人给她打火,怕被烧着头发。

     “前面那个红绿灯,我起码看见了三次。”罗雀幽幽着继续道:“你这路痴的毛病也一点没改。”

     越冬青望着烟头的袅袅青烟,没有说话。

     “以前也是,你走丢了我从通州一路找到石景山……”他抽烟的手在空中比划着,“整整半天的时间找的我汗流浃背,没想到你就在家门口的公园里,还有一次……”

     “但你每次最后都能找到我。”她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罗雀一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两人就这样默默抽着烟,直到吸完,他才道:“要去哪?”

     “往前开吧。”

     罗雀将缓缓启动汽车:“不转了?”

     “不转了,我找的到路。”

     听了她的话,心中无名火起:“我来香港不是陪你玩的。”

     “我知道,我只是……”

     后面那句话,不知是开了窗风声太大,还是她故意没说,罗雀没有听清楚,只是这一次她指的方位都很精确,在路上跑了不久,就进入了一片工业区,一栋由工厂大厦改造的建筑映入眼帘——

     银河映像控股集团

     车停放妥当,罗雀站在公司的大门前,他望着这栋不算高的大楼,心潮澎湃。

     “银河映像啊~”一如向着布达拉宫一路朝圣的苦行僧,他也怀着同样的心情,说出了这几个字。

     都说香港电影已死,但没有人能否认,港片还有最后的那么一块阵地,或者说还有那么一群守墓人,它就是银河映像。

     越冬青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的模样,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仿佛忘记了之前两人在车里的对话。

     “现在相信我不是在逗你玩了吧。”

     “你……唉,算了。”罗雀欲言又止,他其实很想问为什么越冬青不早点跟他说今天要来到这家他一直憧憬的公司,如果自己早点知道,那肯定要换一身衣服。

     越冬青道:“你将来面临的工作,可能会很难,这里不比内地。”

     罗雀摇摇头,“如果能在这里工作,拍上一部片子,我即便被导演骂死也值。”

     他现在的样子,越冬青看在眼里。

     这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那我们进去吧。”越冬青向前走去,准备进入大楼,只听身后罗雀叫道:“等一下……”

     她转身,听他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我……我等下……咳……能见到杜琪峰吗?”

     看着他拘谨不安的样子,越冬青笑了,笑的很开心。

     知道你喜欢大切诺基,所以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车;知道你喜欢银河映像,所以我找到了你最中意的工作。

     你把我弄丢了,我不怪你,只是希望你能再一次找到我,因为未来的电影,我想跟你一起拍。